当前位置: 红网 > 永州站频道 > 正文

月岩焚诗

2017-03-23 15:02:01 来源:红网永州站 作者:麦浪 编辑:刘林霞

  在世界诗歌日来临之前的三月十九日,前来道县参加读诗会的永州市直单位的诗人们结伴来到了月岩风景名胜区。

  道县月岩,古“道州八景”之一,周敦颐求学、静养、悟道之处,位于道县城西20公里处清塘镇小坪村南,是都庞岭下的一个大型石灰岩溶洞。一般的岩都是封闭的,从洞口进入,里面或阴暗幽明,或高大宽敞,或深不可测,封闭在石山里面。而月岩则是开放的,它实际上是一座顶腹皆空的大石山,依据遗留下来的岩石结构和自然走势,天造地化,鬼斧神工,自然地形成东、中、西三个岩洞。月岩洞门,高大巍峨,宛如城阙。岩口恰如月形,远远望去,阳光照射,宛如一轮明月悬挂在半山腰中。三个洞口,相互对峙,三点成一直线。东岩高40米,宽29米,长28米,有顶。中岩高90米,宽72米,长85米,中洞顶虚,天光直射,满眼耀明。西岩长180米,宽166米,有顶,洞中削壁万仞,怪石林立,白石璀璨,是为主洞。月岩几乎全然裸露在大自然之中,呈开放态势。这种开放性的溶洞,在国内,乃至全世界都是少见的。明地理学家,探险家徐霞客游览月岩后,在《楚游日记》中称其为:“永南诸岩殿景,道州月岩第一”!

  月岩有东西二洞门,当中顶虚,可见蓝天丽日,从西洞门入,东望如见上弦月,中望如见圆月当空,至东洞门回首可望,宛如一弯下弦月。因此称为“月岩”。 岩内削壁环立,白石剔透,高数十丈。石乳、石柱、石幔倒悬,颇似传说中的“仙人脚”,“仙人帐”、“仙人床”。岩中阳光充足,空气流通,冬暖夏凉,四季宜人,与其他溶洞有着完全不同的情趣,洞外群峰矗立,如屏如障,景色如画,蔚为壮观。月岩石刻较多,洞内石壁至今保存完好的石刻有54处。这些题刻始于宋代,盛于明代,历至近代,字体苍劲、古雅。洞内石壁上新刻了周敦颐名著《爱莲说》全文,月岩现为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欣赏了一洞含三月的美景和岩上的碑刻之后,湖南科技学院图书馆副馆长、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诗人刘忠华先生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月岩是周敦颐读书、静养、悟道的地方,今年是周敦颐诞辰一千周年,南蛮先生在其诗集《水》中有一首吟咏周敦颐的诗《周敦颐》。我们今天就在周敦颐悟道的月岩举行一个永州诗人纪念周敦颐诞辰一千周年的仪式。刘忠华的这个建议一经提出,就得到了大家的热烈响应。

  周敦颐诞生在我们永州之野,在周敦颐诞生千年之际,作为永州的诗人们,应该好好地对他祭拜、纪念一番了。

  周敦颐(1017—1073),原名敦实,别称濂溪先生,又称周元皓,因避宋英宗旧讳而改名敦颐,字茂叔,号濂溪。北宋五子之一,程朱理学代表人。北宋思想家、理学家、哲学家、文学家,学界公认的理学派鼻祖。周氏的学术思想,是以儒家学说为基础,融会道学,间杂佛学,提出了“无极而太极”的宇宙生成论。“两汉而下,儒学几至大坏。千有余载,至宋中叶,周敦颐出于舂陵,乃得圣贤不传之学,作《太极图说》、《通书》,推明阴阳五行之道,明于天而性于人者,了若指掌。”《宋史·道学传》将周子创立的理学学派提高到了极高的地位。其作品《爱莲说》具有重要的文化意义。

  祭祀仪式在一块“理学渊源”的碑刻前举行。一是由永州职业技术学院教授、诗人乐虹朗诵南蛮的诗作《周敦颐》﹔二是将南蛮的诗集《水》焚烧,以示祭祀的虔诚﹔三是拜天地。没有烟花爆竹,没有礼乐歌舞,没有三牲酒醴,仪式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但这却是永州之野的诗人们无限深情的祭祀与纪念。

  仪式开始了,首先由乐虹女士诵读南蛮先生的诗作《周敦颐》:

  李师师的臀部

  是宋朝的沙发

  周敦颐的哲学

  是宋朝的山峰

  沙发早已腐朽

  山峰依然挺立

  再美丽的身体

  也有消亡的时候

  唯有瑰丽的思想

  万古长存

  这是出生于永州之野的一位诗人——南蛮先生对伟大的思想家、理学家、哲学家、文学家周敦颐的怀念和歌吟。乐虹女士像莺歌燕语般的朗诵,彰显了这首诗的诗情,让我们对周子的怀念之情、敬仰之情油然而生。我们这份怀念之情、敬仰之情,应该会穿越时空的邃道抵达周子的心灵深处,让他平添一分欣喜。

  朗诵结束了,但乐虹女士的余音仍在月岩内缭绕。

  我仿佛觉得,在天庭某个地方的周子,正通过月岩的中洞在微笑着望着我们。

  于是,我们的心里便多了一分轻松与愉悦。

  第二项仪式焚诗。大家先是把诗集中的关于《周敦颐》的那首诗焚烧,但又觉得不够热烈和隆重,份量显得太轻了。于是就有人征求南蛮先生的意见,是不是把整部诗集都焚烧了?没想到南蛮先生欣然同意,说那就焚吧,为了纪念一位伟大的思想家、理学家和哲学家,焚烧一部诗集又算得了什么!于是南蛮先生就将那部诗集郑重其事地交给了彭楚明先生。

  大家都知道,彭楚明先生写诗不行,撕书还真不愧是一把好手,诗集一到他的手上,就被撕成了两瓣,并将载有《周敦颐》诗行的第8、9两页交给南蛮先生。南蛮先生向碑刻拜了拜,嘴里像燕语般的喃喃地说了些什么,就让彭楚明用打火机点燃了。文紫湘、蒋铸友、凌鹰、蔡爱军、孙存准、吴庚辛、黄春旺等作家诗人们从彭楚明手中要过书页,一页一页地焚烧着,于一缕缕的青烟中,寄托着对周子无限的景仰和怀念之情。

  在月岩向周子焚诗书,是不是对周子的亵渎?有人会有这样的疑问。

  我们认为不是。我们还认为这是一次别开生面、别具一格的祭祀与纪念。

  常言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周子不是佛,他不需要香,更不需要高香。

  周子更不需要冥币。他在生为官,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不贪图钱财,不贪图美色,是一朵“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花。这朵莲花是那样的刚正不阿、中通外直﹔是那样的红艳夺目、香溢清远!

  如果给他烧冥币、灵屋,备三牲酒醴,那才是对他的亵渎!

  第三项仪式是拜天地。周子理学思想的核心是“无极而太极”的宇宙生成论。我们每个人都要对天地存一份敬畏之心。拜天拜地并不是迷信思想和迷信活动,而是对天与地的敬畏,也是对周子理学思想的膜拜。地上比较潮湿,我们没有下跪,而是双手合十,仰头向天,低头向地,向天地献上我们的一颗赤子之心,向周子诉说我们绵长的思念……

  月岩耳闻目睹了我们的纪念活动:公元2017年3月19日上午,永州之野的一帮文人们在周子诞辰一千周年的时候,在月岩以焚诗的形式对他进行了祭祀与纪念,仪式虽然简单,寓意却非常深刻!

  月岩,因此又多了一分诗的意境,又添了一缕诗的芬芳!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