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永州站频道 > 正文

聚焦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何艳新

2017-04-28 11:37:10 来源:永州日报 作者: 编辑:刘林霞

\

女书自然传人何艳新

  在永州市江永县上江圩一带的山村里,世代流传着一种口传心授的文字——女书字,她纤细瘦长,为女人所独创、独享。与女书字相关而形成了完整的女书文化。女书不仅是女性苦难岁月中温柔的慰藉,同时也深刻地影响了当地婚丧嫁娶、宗教祭祀和男女老幼的日常生活。

  江永女书是世界上女人唯一的文字, 作为第一批进入国家非遗目录的文化遗产,女书备受世界语言文字研究界注意,然而世人很少知道,在目前认定的非遗传人里,日常使用的自然传人仅剩最后一位,而这一位,也还是当年学者季羡林写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的一封推荐信里说的“半个”传人。她目前的状况如何?女书未来的命运如何?今天,小编推荐的书便是以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为对象的非虚构作品。

  以下节选自《折扇——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唐朝晖/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6年11月版)

\

  在永州市江永县上江圩一带的山村里,世代流传着一种口传心授的文字——女书字,她纤细瘦长,为女人所独创、独享。与女书字相关而形成了完整的女书文化。女书不仅是女性苦难岁月中温柔的慰藉,同时也深刻地影响了当地婚丧嫁娶、宗教祭祀和男女老幼的日常生活。

  江永女书是世界上女人唯一的文字, 作为第一批进入国家非遗目录的文化遗产,女书备受世界语言文字研究界注意,然而世人很少知道,在目前认定的非遗传人里,日常使用的自然传人仅剩最后一位,而这一位,也还是当年学者季羡林写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的一封推荐信里说的“半个”传人。她目前的状况如何?女书未来的命运如何?今天,小编推荐的书便是以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为对象的非虚构作品。

  以下节选自《折扇——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唐朝晖/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6年11月版)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