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永州站频道 > 正文

那一年的端午

2017-05-29 08:21:35 来源:红网永州站 作者:毛激流 编辑:刘林霞

  每至端午节,总会让我想起雷峰塔,想起压在雷峰塔下的白娘子,还有多情的许仙。

  知道白娘子,是小时候经常到祁剧团看《白蛇传》的缘故。

  上世纪七十年代,《白蛇传》是零陵地区祁剧团的保留节目,在端午节来临的这段时日,剧团就开始用粉画在主要场地做巨幅广告。搞舞美的谭梅萼,是一个画什么像什么的艺术家,演白素贞的女演员李四一在他的粉画下楚楚动人,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从不同角度注视往来的行人,大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韵味。

  母亲是一个非常细致的女人。在端午节的头天,她会到当时最为繁华的前进街买雄黄、朱砂。精明的店老板早几天就用三指宽的黄草纸把雄黄、朱砂分别包好,五分钱一包,两包一角钱,母亲买回来后,抱怨说“这个老板真吃得咸。”

  那年端午,天还蒙蒙亮,母亲就起床安排早餐。那时,我家住在零陵地委大院,大院里有食堂,从管理员到大师傅,我都很熟悉。其中一个炒菜的李师傅是茆江桥的,长得很秀气,不知道为什么很多小孩子怕他,而我却和他走得很近乎。李师傅不仅菜炒得好,而且包子、馒头、卷子做得特别的松软可口,如果人不多,只要他收票打菜,往往都会给我多打一些,因为这些缘故,到食堂买吃的活计,母亲全部交给了我,我也就大揽特揽的包了下来。

  母亲把熟睡中的我摇醒说:“快点起床到食堂打早餐,给我留一个卷子,我买鸭子去了,今天是端午节,给你们爷崽打牙祭。”说完,母亲出门去了。我在被窝里伸伸懒腰,然后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从桌子上拿起餐票和碗,边打哈欠边向食堂走去。

  由于是端午节,课堂里闹哄哄的,虽然是上午,同学们的心早已飞回到自己的家里,因为,在那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很难得有一餐肉吃,只要遇上过节,专心读书的心就野了,在学校那几个小时光景,有如被囚禁在牢笼的感觉。

  好不容易捱到放学,背起书包抄近路使劲朝家里跑,母亲已经张罗好了一桌饭菜 。见我回来,母亲把一个军用水壶和两角钱递给我说:“到军分区对面的南货店买两斤水酒回来喝。”我答应一声,接过水壶和钱又一溜走了,来回的速度比平时快一倍。

  饭前,母亲拿起一个小酒盅,口里念念有词,然后把食指伸进酒杯,沾一点雄黄朱砂酒,在我和弟弟的额头上很认真地写上一个“王”字。接下来,母亲会在用红毛线编制的网袋里装上绿色的咸鸭蛋,分别挂在我和弟弟胸前,边挂边嘴里喃喃道:“兄弟为王,不怕虎狼,蛇虫走开,我有朱砂雄黄。”父亲不屑,说是封建迷信,母亲也不理会,自顾地端起那杯雄黄朱砂酒喝了个底朝天。现在,我还在怀疑,母亲的长寿,是否与她经常喝雄黄朱砂酒有关?因为,在母亲的抽屉里,我经常发现雄黄和朱砂。

  故事是属于父亲的。父亲惬意地抿一口酒,呷一口菜,然后,娓娓地给我们讲端午节的来由。关于端午节,父亲的版本很多,但他说得最多的还是关于屈原,以及屈原和诗歌。法海用雄黄朱砂酒识破白素贞是千年蛇妖的故事,父亲很少说,究竟为什么?一直是个未解之谜。

  早年的母亲是不善于做血鸭的,她最拿手的是三杯鸭。母亲炒鸭子和别人的做法不同,鸭子炒干水分后,洗净锅子,放入茶油,五分热时,放桂皮、花椒、八角,大火爆炒出香味,再倒入鸭肉,鸭肉外焦里嫩时,放入三杯水酒、三杯陈醋、三杯酱油,小火慢焖,收汁时,入青椒、子姜快速翻炒进味,淋上适量猪油,出锅装盘,一道浓郁芬香的三杯鸭就做出来了,如果父亲在旁看见,迫不及待地用手去抓,母亲就嗔怪地说:“还少了你吃的份?”父亲也就不再做声,步到一边轻轻地朗诵屈原的《离骚》。

  吃过午饭,住在大院的小屁孩们就相互邀约一起去东风大桥下看龙船赛,母亲则坐在家里包粽子。

  母亲包粽子挺讲究,她从脸盆中取出两片浸软了的粽叶摆在手间,手腕轻轻一转,那粽叶便变成了一个小漏斗,母亲把先天泡好的糯米、花生米、红枣、红豆放入里面,并用筷子不停地插,使其饱满、硬实,这时一个菱角分明的粽子便在母亲的巧手下诞生了。

  闻母亲的粽子,那是一大享受。我难以想象平时并不引人注意的粽叶,经过母亲的一番加工,竟能在锅中蒸出诱人的清香味,那淡淡的清香,让我直到如今还无法拒绝,闻到它,我不愿再闻所有的花香,多少年过去了,那特质的清香,还回味在我的舌尖。

  龙船比赛定在下午一点三十分左右举行,大家吃饱喝足了,闲下来的功夫就是看龙舟赛,潇水两岸人山人海、车水马龙。大赛指挥中心设在零陵造纸厂河边的小码头上,指挥长是东风镇的主要领导,叉腰站在台子上,眼露威严,煞是威风凛凛,形成一条独有的风景。

  东风大桥下停泊着十几艘龙舟,红的、白的、黄的、黑的,每一艘龙舟上的龙头不尽相同,有的龙嘴朝天,有的龙眼平视,有的不威自怒……,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无形中一种虔诚油然而生。

  “啪---”

  指挥台上发号令枪发出清脆的响亮,就听见大鼓“咚--咚咚”的满河面做响,那些各呈异彩的龙舟像一支支离弦的箭在河面画出逶迤的涟漪。潇水河上,那些健壮的小伙子卯足了劲,喊着震撼山岳的号子,齐心协力划动龙舟驰向朝阳岩。

  糯香的粽子,青青的艾叶,神秘的雄黄朱砂酒,让我总在烂漫的五月里放飞思绪,在我的思绪中,一直停泊着一艘大红的龙舟,龙舟上,站立着一个在我额头上用雄黄朱砂酒写字的老人。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