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永州站频道 > 正文

永州“霸蛮”的扶贫夫妻

2017-07-15 08:54:04 来源:红网永州站 作者:柏劲松 编辑:刘林霞

  红网永州站 通讯员 柏劲松

  原本恩爱幸福的夫妻却要长期分居,双双奔赴扶贫一线;骨裂后,医生要他住院十天以上,可他却只在医院呆了一天,就“闹”着要出院;带领乡村干部去考察扶贫项目、请外商到村里察看,自己没有一分钱报酬,却乐意自掏腰包。大家都说,公安干警阳洋和检察官龚红卫是————

  “他们是扶贫夫妻”

  阳洋是市森林公安局主任科员,现年52岁。2014年2月15日被组织派驻到江华瑶族自治县大锡乡原明星村(2016年4月与山冲村合并为现在的盘古村)开展扶贫工作,一直任扶贫工作队队长。

  妻子龚红卫是零陵区检察院纪检组长,现年51岁,2016年2月被派驻零陵区大庆坪乡楚粤亭村扶贫,至今一直任扶贫工作队队长。

  双双从事扶贫工作,且均被任命为扶贫队长,在生活中十分罕见。因为扶贫工作生活清苦、环境艰苦、责任重大,家庭有一人出来扶贫就不易。熟悉的村民称他们为“扶贫夫妻”“扶贫之家”。

  大锡乡原明星村是一个“交通靠走、治安靠狗、生活靠酒、通讯靠吼”的贫困村,既不通电、又不通路、还不通水,全村有单身汉38人。通过扶贫帮扶后,修建了7.8公里通组公路,做到了组组通路;将农用电、自来水接到了各家各户;易地搬迁50户,其中30户不带任何东西可入驻,驻村工作队为贫困户提供了锅碗瓢盆、桌椅板凳、大米、食用油、床和被子。村支书吴唐深说:“家里要用的东西,应有尽有。”

  “他总是把老百姓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做”

  2014年明星村村民播种了杜英、枫香、栾树等苗木4万多株,理应在2015年底销售出去。但到2016年底,苗木销路还是毫无着落,育苗户心急如焚。阳洋为了尽快将苗木销售出去,将村民的辛勤汗水变为实实在在的收入,多次跑市、县二级林业部门和用苗单位。在今年春天,终于将4万多株苗木销售出去。“他总是把老百姓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做”村支书吴唐深这样评价。

  扶贫项目多、开支大,阳洋多次到市、县扶贫办和其它相关单位及帮扶后盾单位汇报,争取资金。因联系多,市、县相关单位的同志对他十分熟悉。“到县里来回都是挤班车,一趟要七、八个小时,早上出发,晚上才到村。”贫困户赖从春由衷地感叹:“他们太辛苦了!”

  2组村民吴观福想贷款养猪,到信用社去贷款,信用社评估后觉得风险太大。阳洋知道这一情况后,马上与信用社衔接,最后以吴观福儿子吴光颂的名义贷款5万元。去年他家出栏生猪30头,赚了9万元。今年已出栏2批40头,赚了8万元。年初,按照县里产业发展奖补政策,吴观福一家还获得了9000元的扶持资金。

  目前,盘古村新建了竹器加工厂,发展了瓜蒌、灵芝、草珊瑚等特色种植,开发了月亮湖旅游项目,架设了路灯,解决了人畜饮水难题,开展了美化、亮化、绿化和净化工程。教育助学、医疗救助、社会保障全面铺开,“一超过、两不愁、三保障”变为现实,真正实现了“村庄有规划,环境美如画,产业特色化,生活传佳话”的目标。

  “没办法,我不出院,事怎么做”

  今年4月16日,阳洋因操劳过度,回家后不慎跌倒,导致骨裂。医生要他至少住院十天以上,可他只住了一天院,就要“闹”着要出院。医生无奈,只好嘱咐他回家躺着休息,别走动,更不能工作。可他出院后,立即赶赴村里扶贫。问他为什么不顾身体。他脱口而出:“没办法,我不出院,事怎么做”。

  为了了解灵芝种植相关情况,他与乡人大主席罗学智、乡驻村干部廖继钟、村长李贵远等四人到广东考察。他负责大家的住宿费和车辆的汽油费、过桥过路费,自掏腰包3000多元。为了尽快让灵芝在村里种植,他邀请广东老板到盘古村实地考察,负责客人的吃、住和往返车费,又个人出资2000多元。问他这些支出为什么不列入扶贫项目开支?他表示:“扶贫资金全部由县扶贫办管理,考察费不能列入扶贫费支出。要想将项目引进、做好,只能个人出资。”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