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永州站频道 > 正文

心系国防好家庭代表陈贤国:瑶山温馨“小家庭”真情守护为“大家”

2017-08-01 18:58:21 来源:红网永州站 作者:陈贤国 编辑:刘林霞

江华瑶族自治县人武部后勤科长陈贤国。

  大家好,我叫陈贤国,永州市东安县人,1998年12月入伍,现任江华瑶族自治县人武部后勤科科长。从军19年以来,我时刻以军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兢兢业业工作,勤勤恳恳干事,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同时,我与妻子相敬如宾、相濡以沫,共同营造着一个温馨、和谐、向上的国防家庭。

  祖孙三代从军情 矢志军营强国防

  我出生在一个军人世家,我三个爷爷是军人,叔叔是军人,舅舅也是军人。虽然他们都是普通的士兵,但他们在生活中始终保持着退伍不褪色的部队传统,他们浓厚的家国情怀、军人气质和部队作风,时时刻刻影响着我,让我从小就树立了一个从军报国的梦想。父亲曾教育我,“从军报国,献身国防不能只停留在嘴上,写在纸上,而要落实到行动中”。高中毕业那年,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军校,后因发挥失常,未能如愿。高考失利不能阻挡我对绿色军营的渴望追求,我坚信“当兵是我最大的梦想,即使是去当一个普通的士兵,也无怨无悔”。秋季招兵时,我毅然放弃广东的安稳工作,连夜赶回老家报名应征,终于顺利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踏进军营后,我始终坚持发扬祖辈、父辈吃苦耐劳、自信隐忍的作风,严格要求自己,不管是体能训练还是政治学习,样样争先创优。从普通士兵到排长、指导员、股长、科长,无论在哪个岗位上,我都干一行爱一行,爱一行钻一行,钻一行精一行。当士兵,我是优秀士兵,当干部,我是优秀机关干部,当共产党员,我是优秀共产党员。2013年底,组织将我从124师交流到江华瑶族自治县人武部,我直接面临一家三地、夫妻分居的难题。一些朋友劝我,到了武装部,很难再进步,不如直接转业到经济发达的广东安家算了。面对朋友的善意建议,我不为所动。我始终认为,既然选择了军营,只要部队需要,我就继续干下去,偏点远点穷点算什么呢。于是,我愉快告别了繁华的惠州,来到江华报到。妻子见我态度坚决,也不顾家人的反对,辞去了广东的舒适工作,跟我来到号称“老、少、边、穷”的江华县。2015年,军分区系统进行调整改革,我再次面临进退去留的选择。人武部人少事多、发展受限、工作繁重,是转业地方工作,还是留在部队呢?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我挚爱的绿色军营,继续扎根瑶山军营,追逐我的军营梦想。入伍以来,我先后2次荣立三等功,多次被师以上单位评为军事训练先进个人、后勤管理先进个人。

  军嫂无悔当“后盾” 小家温馨大家温暖

  我的妻子李春玉,是一名普通而伟大的女性,她祖籍广东揭阳,是个淳朴清秀的广东妹子。记得我第一次去她家,坐在大巴车上与他们老乡聊天时,老乡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找朋友千万不要找外省的,嫁人千万不要嫁当兵的”。这话听起来虽然有点刺耳,但作为军人的我却能深深理解这句话的分量和其中的蕴含的艰辛。是啊,嫁给外省人,就选择了背井离乡,意味着远离父母双亲。嫁给军人,就选择了寂寞清贫,意味着孤苦奉献。而我的妻子恰恰选择了嫁给我这个外省的、当兵的。回想结婚九年来的点点滴滴,我切身体会、深深体会到作为军嫂的付出与不易。妻子在广东惠州有着一份收入不菲且非常稳定的工作,她有更好的选择,但她却执着坚定地选择了我。恋爱时,我就没有多少时间约会,常常是几个月见不了一次面。结婚后,我也没有多少时间照顾家里,妻子不知道多少次一个人深更半夜送女儿去医院。逢年过节时,我们又因为两地分居,只能望月寄思,让她孤孤单单度过多少个无眠的夜晚。

  说实话,妻子刚到江华时因为人生地不熟,特别想广东老家,常常半夜里偷偷地哭。不过,她很快就克服了语言不通、气候不惯等困难,成了一名称职的“全职太太”。武装部人少事多矛盾特别突出,到江华后我经常加班到深夜。妻子一个人承担了赡养老人、照顾小孩的重担。女儿小时候身体不太好,经常发烧往医院跑,也全靠妻子一个人张罗。不过,不管多苦多累,妻子对我从没有半句怨言。每当我深深自责时,她总是安慰我,她从小崇敬军人,作为一名军嫂,她早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了,能理解军人职业的特殊性。她还说,每当面临困难、遭受委屈的时候,她耳边就会回响起年轻的战士们那一声声整齐嘹亮的“嫂子好,嫂子好”,于是心中所有的委屈就会全部抛到九霄云外!

  部队的事比天大 保家卫国尽职责

  我的父亲、母亲都是地地道道的老百姓,和千千万万的天下父母一样,平凡、朴实而伟大。他们是那种只剩一口饭也要留给孩子吃,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会给儿女工作添半点麻烦的中国传统老人。2014年上半年,我的家属还在惠州办理离职手续,我除了完成人武部系统本职业务外,还负责了涔天河水库移民搬迁、扶贫攻坚等工作,将近一年的时间都在乡下来回跑。虽然离东安老家不到150公里,但一年到头难回一次。记得那次打电话回家,父亲跟我讲:“儿啊,你自己把工作干好就行了,我跟你老妈挺好的,不用担心!”。说实话,听到父亲这么说,我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没过两天,小姨就心急火燎地打电话来骂我:“你父亲都生病住院了,你不知道吗?半年多了也不回家看看!”小姨的话如同晴天霹雳,让我心中隐隐作痛。小姨一边哭、一边告诉我,父亲的大腿患有静脉曲张和皮肤病,由于长期没有得到有效治疗,导致整个大腿都已溃烂发臭,正在住院治疗。医生说,其实这些病,只要治疗及时,很容易康复。可是万万没想到,我沉默寡言的父亲,为了不影响我在部队的工作,为了减轻我的经济负担,一直没有向我透露半个字。痛了,他就用抹抹土偏方。疼了,他就咬牙坚持。半年多时间里,他就这样苦苦坚持,饱受病痛折磨。母亲心疼不已,几次要打电话叫我回来,但每次都被父亲拦下,说不能影响我在部队的工作。为了不影响我的工作,父母从来没有到部队去探望过我。虽然生活清贫,二老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从不把生活的艰辛和困难告诉我,他们总是说:“部队的事比天还要大,你把工作搞好是你最大的职责,也是对我们最大的孝顺!”

  其实,我的家庭只是无数个军人家庭的缩影,也是无数个平凡普通、默默支持国防事业的中国家庭的缩影。我的家庭和其他无数个心系国防的家庭一样,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却满怀深情,用实际行动践行了普遍家庭对党、对国家、对军队的绝对忠诚。今后,我们一定牢记使命,坚守信念,营造好温馨和睦、和谐向上的小家庭,建设好、效力好祖国这个大家!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