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永州站频道 > 正文

李长廷:节日的记忆

2017-08-18 20:30:49 来源:红网永州站 作者:李长廷 编辑:周文君

  节日是历史的记忆,是历史延伸至时间深处的根。

  一般老百姓很少去关注历史,但他们关注每一个节日。他们通过一个一个传统节日,表达自己对历史对祖先的尊崇与敬畏。

  中国的节日数不胜数。已经深入人心的,诸如正月的元宵,三月的清明,五月的端午,七月的中元(鬼节),八月的中秋,九月的重阳,及岁尾年头的春节,铁板钉钉,一个也不能落下。

  但中国的节日远不止这些。五千年的文明发展史,留下的文化印痕浩若烟海,我们稍作搜索,便可发现,其实一年十二个月,没有哪个月是没有节日的。如正月的立春,古人就非常看重,上至皇帝,下至大小官员,都要在这一天举行盛大祭祀活动;二月二,龙抬头,龙不抬头不下雨,关乎农事与丰收,自然忽视不得;三月除却清明(其实还包含了寒食),三月三也颇具文化内涵,杜甫的《丽人行》对这天的节日盛况有过生动描述;四月有个四月八,本是浴佛节,和佛家有些牵连,我记得小时有吃斋的人用提桶拎了鱼苗去河边放生,可这一天在农民心中却是牛的生日;五月除端午而外,夏至也是个古老的节日,据说宋时百官要放假三天(冬至更隆重,放假七天);六月六,晒衣物,这一天晒了衣物或晒了书,一年不怕虫蛀;七月七,乞巧,古代的妇女节;跳过八月中秋九月重阳,十月十五有个下元节,下元节与正月十五上元节和七月十五中元节鼎足而三,分别为道家三官大帝诞辰,不过其内涵早已淡化;十一月的冬至,古人谓之冬节,秦以往至周,以冬至为岁首,至魏晋六朝,称冬至为亚岁,可见其重要程度;十二月谓腊月,腊八,祭灶,直至年关,几乎天天都弥漫着节日气氛。

  以上只不过是些粗略搜索,如果要细化,恐怕以我的阅历,还真数不过来,譬如春社秋社,譬如二月十二的花朝(百花生日),以及观音土地城隍爷关老爷等等的诞辰纪念。更何况,所谓百里不同俗,十里不同风,节日还具有明显的地域性和民族性,地域不同民族不同,文化和历史背景也就不同,节日自然就各具特色,如傣族的泼水节,沿海的妈祖节,等等。即便是相同一个节日,因民族与地域有异,纪念方式及内容也大相径庭,如六月六,据有关资料,似乎与女娲炼石补天有些关联,但永州境内,尤其是瑶族地区,却将其视为尝新节,甚至名之曰“过半年”。而我小时候,听父亲说起六月六这天,田里的鱼被晒得半死,因此认定是黄獭(水獭)生日。又如十月十六,下元节第二天,却是江华瑶族的“倒稿节”,是一个庆祝丰收的节日,与道教扯不上丝毫关系。

  永州这个地方是个比较特殊的文化地带,所居住的群落历史上来自全国不同区域,很多全国性节日,在永州境内,既有浓厚中原文化色彩,亦有自己地域文化的独特个性。有些节日,永州人甚至有新的创意和发挥,前面所说六月六就是例证,赤日炎炎,热风扑面,晒衣物,晒嫁妆自是理所当然,但江华、江永瑶族却冠之以“尝新节”,实在算得精采一笔。这天一大早,人们就去稻田里捋些早熟的稻谷回来,舂出米粒,然后煮成香喷喷新米饭,配上时鲜菜肴,一家人开始高高兴兴尝新。所谓尝新,也就是提前享受劳动成果,作为农民,心中自有一番惬意,丰收在望,辛辛苦苦终于换来一个好年成,这日子算是有了奔头。然而“尝新节”的重头戏并不在尝新本身,而在于尝新之前的两个重要步骤,一个步骤是敬祖先,这是理所当然;另一个步骤就是敬狗,给家里的狗赏一大瓢新米饭,让狗尝新在前,最后才轮到一家老小。敬祖先,其中道理人人尽知,敬狗有什么讲究?这涉及到一个古老的传说,远古时候,一场大水,把人间所种稻谷卷了个干干净净,后来是一只狗,尾巴上粘了些谷粒,趟过大水,为人们保存了谷种。这或许只是个历史细节,但是作为万物之灵的人,记住了这个细节,并且从这个细节中,思索出了一个道理,历史在前进过程中,狗、牛、猪、马、鸡、羊等等被人类最早饲养的牲畜,帮了人类大忙,人类繁华世界的创建与发展,并非人类独家之功,动物如牛、狗等,也是出了大力的。这或许就是千百年过后的今天,这个历史细节仍能在一些节日中闪射光彩的深层内涵。

  不过在我的印象中,“尝新节”其实并不局限于瑶族,汉族也有,年少时,我对“尝新节”有极深印象,记得当时禾田里稻谷将熟未熟,为了这个节日,父亲特地捋了些回来应景,弄出来的米粒还未脱掉青稚颜色,煮出来的饭是又糯又软,还带着田野的扑鼻清香。那时我弄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不怕麻烦,一定要在这一天弄些新米来尝新?这是否与提升生活信心有关?后来我知道瑶族很时兴这个节日,那么在湘南一带,瑶汉之间,是否在遥远的过往,本来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我们所拥有的节日当中,有不少是关乎宗教神祀的,但我对永州境内一些节日稍作梳理,却发现绝大部分都与农事、农时相关,明显带有南方农耕文明的特色,从中甚至可以看出永州人民,自古以来就具有的勤劳,纯朴,脚踏实地,以耕读为本的优秀品质。

  且来看有关立春的一些风俗吧。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为四季之首,而立春又为二十四节气之首,我在年少时节,印象中父亲每逢立春之日,必定去买一本皇历,借以指导一年的农事。父亲不识字,但他会看图,皇历上印有一幅木版年画,画上一只春牛,一个牧童,牧童身背斗笠,手里拿着牧鞭。父亲对这些都不在意,他在意的是牧童的一双脚。牧童若两只脚都穿着鞋,则主旱;若两只脚都光着,则主涝;一只脚光着,一只脚穿着鞋则最合父亲心意,主风调雨顺。画上这位牧童是谁?那时我不甚明白,后来读了点书,却原来牧童就是上古时候西方天帝少昊的儿子勾芒,一位专门管理人间农事活动的高仙,人称春之神。古时每临立春,都要举行祭祀活动,即所谓祭春,也就是祭祀勾芒。传说春秋时代就有这一仪式。令人倍感惊异的是,大凡祭春,历朝历代,牛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主角。春秋时代为泥塑“土牛”,至宋改土牛为活牛。立春之时,主祭者以鞭子在牛身上象征性抽打三下,谓之“打春”,也叫“打春牛”。后来这一仪式的形式和内容逐渐变得丰富多彩,而春牛也改为纸扎,人们成群结队,一边用彩仗鞭打春牛,一边吹吹打打,还配以歌舞助兴,热闹非凡。

  其目的,在于劝耕,祈盼丰收。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对古时祭春加以介绍,是想为永州江永立春前后的“耍春牛”活动追根溯源,并藉以证明永州这个地域绝对是留存传统文化的肥沃土壤。江永立春期间耍春牛传至今天已有了一千多年,可谓历史久远。江永耍春牛的“牛”,制作非常精美,浑身用篾扎,再以布绷紧,身内衬以草席,草席外再蒙上被单,外形看去酷似雄性水牛,威武雄壮。耍春牛在形式上有点类同于耍狮子,同样是头尾各一人操持,但耍春牛更贴近生活,更有泥土味,因为紧跟其后的是一支农耕队,有扶犁的,扛锄的,背背篓撒种的,不一而足。到各村寨表演时,农耕队成员不断吆喝:“春牛春牛,黑耳黑头。耕田耙地,越岭过沟。四季勤劳,五谷丰收”,场面煞是热烈。耍到高潮处,农耕队成员便各执农具,把表演场地当作一丘田,再冷的天也要脱下鞋袜,把犁田、播种等等农活表演得既形象又逼真。而“牛”的各种动作,如背牛轭、犁田、揩痒、喝水,也是活灵活现,围观者无不捧腹。农耕队在劳作时,还不忘唱些有关农时的调子:正月里来正月花,你莫东家走西家。塘坝有漏早点补,犁耙有锈早点擦……

  江永的耍春牛,我认为是对祭春祈丰收这一传统节日的继承与发展,较之古代的形式,更具现场感,更具艺术性,活脱就是湘南一幅活生生春耕图。

  可是,为什么自古至今,祭春必定以牛为主角?窃以为,人类和牛,历来就是一种不离不弃的伙伴关系,也是历史进程中的最佳搭档。过去长久的岁月,一户普通农家,生活中如果缺了牛,必定就要缺少些生机。可以说,一户农家的天空,有一半是牛给撑起来的,没有牛的日子,是最令人尴尬不安的日子。于是凡作田人,都知道怎么去善待自己的牛。善待的最好方式,就是将其视作家庭成员中的一员。记得我们家在过往的岁月,生活并没有多少保障,但是一家子如何勒紧裤腰带,也要养一头牛撑门面。有牛在,就有生活的希望在。当时我看爷爷和父亲对待那头牛的态度,实际比对我们兄弟姊妹还要体贴入微。过年了,处处洋溢着喜庆气氛,还没给我们押岁呢,爷爷倒先给牛押上岁了。爷爷给牛押岁,就是用一张红纸条,写上“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几个字,端端正正贴在牛栏柱子上,临了,还要煞有介事放上一挂鞭炮。逢上春耕大忙,人辛苦,牛也辛苦,爷爷不仅每天早早起来煮牛潲,还不时拿甜酒糟冲鸡蛋给牛吃,有时我见了,眼馋得直砸嘴巴,这在当时,可是高级营养品啊,爷爷拿这样的东西喂牛,却拿红薯坨坨喂我,我心里好生不解。当然,我现在总算明白了,牛帮了我们人类的大忙啊,要没有牛,我们自己拖犁去,历史的车轮还不知陷在哪座山窝窝里出不来呢。

  有意思的是,牛在节日中出现还不仅仅是立春,春耕大忙过后的农历四月初八,牛再一次走进历史的视频。作田人一致认定,四月八是牛的生日。这一天,凡养牛的人家,早早地就要把牛牵出野外去,一边让它悠闲自在吃草,一边从水沟里戽水到牛身上,为它洗澡,并且拿了牛梳,浑身上下为牛梳一个遍,牛怎么舒服,人就怎么服侍,让牛尽情享受一个极度“牛性化”的生日。

  立春和四月八之外,在其他所有节日中,牛还有没有出场的机会?有!让我们将日历翻到五月十三。

  父亲曾和我说,五月十三是关老爷磨刀的日子,要涨磨刀水,可我们永州境内的瑶族同胞,却非常有创意地把这一天定为“洗泥节”。春耕大忙过去了,该轻松轻松了,人们啊,快将身上的泥巴洗去吧,也将牛身上和犁耙上的泥巴洗去吧,让我们在这一天,打起长鼓,吹起芦笙,尽情地唱,尽情地跳,放松心情,迎接又一个丰收年成!

  我没有亲历过“洗泥节”,但我间接感受过那种气氛。我在做农民的那段岁月,生产队每忙完一段农事,如插完了田,或收完了早稻,一定有“洗秧田”、“洗禾桶”之庆,杀鸡宰鸭,甚而宰一只猪,大家伙把泥巴腿洗干净,围拢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好不惬意,此时此刻,农事的一切艰辛,全都置之度外。

  这或许是洗泥节的盗版?

  其实,洗泥节,也就是洗去生活的艰辛,人也好,牛也好,道理皆然。

  那么,让我们永远永远记住四月八,这是牛的生日。让我们永远永远记住五月十三,这是人和牛共同的洗泥节。

  尊重牛,就是尊重人类自己。须知,世上任何生物都是人类的朋友。

  哪怕天上一只飞鸟。

  对了,永州境内,尤其是瑶族居住区,居然就有一个与鸟有关的节日。这便是瑶家的赶鸟节。

  赶鸟节其实是敬鸟节,日期是二月初一。

  按理说,二月初一应是中和节,是祭祀太阳神的日子,后来逐渐被人淡忘,与二月二龙抬头合而为一,成为一个节日。本来,祭祀太阳神和二月二龙抬头,目的全是祈求农事的丰收,所以合二为一也就逐渐被认可。所以有资料就说:“二月二,古之中和节也,今人呼为龙抬头。”为什么叫龙抬头?因农历二月初二快交惊蛰,所有冬眠的蛙蛇虫蚁之类开始苏醒,龙自然也苏醒了。古人认为引龙可以制服百虫,所以这一天,人们有在门前屋檐下或水缸周围撒石灰的习惯,将石灰撒成一条线状,叫引龙入室,百虫不侵。

  但永州境内,二月初一却被别开生面,创造性地加入了与鸟有关的内涵。

  这个节日的原意,是因山中鸟儿太多,飞起来铺天盖地,时而还要落到田地里啄食阳春,于是大家就聚集拢来赶鸟。但赶来赶去,效果并不明显,后来有人偶然发现,瑶妹子甜美的歌声对鸟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只要歌声一起来,鸟儿就像掉了魂似的,忘记了飞翔,忘记了啄食阳春。于是每临播种,大家就组织一群瑶妹子去山头尽情歌唱,让山中所有的鸟儿都听的如醉如痴。

  我非常佩服这个节日丰富的、带有浪漫色彩的想象力,它甚至具有了相当成熟的艺术的构思。歌声能使鸟儿沉醉,这与古代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有异曲同工之妙。更有意味的是,这个节日,后来慢慢演变成了瑶家青年男女以歌传情,以歌为媒的山歌节,或曰情人节。有的地方干脆叫赶歌墟。

  这使我想起了三月三。三月三可以说是一个内涵丰富,而且属于多民族的节日,各有各的过法。壮族三月三有刘三姐唱歌成仙的传说,侗族三月三有青年男女唱歌跳舞在莫嘎树下喜订婚约的习俗,畲族视为乌饭节,布依族则在这一天祭地蚕,祭山神,有的瑶族同胞认为三月三是干巴节,大家在这一天集体渔猎,捕获野物按户分配,然后载歌载舞庆贺,汉人则在这一天以地菜煮鸡蛋,说吃了可以少灾少病。三月三这个节日其实历史相当悠久,在古代,一般是文人雅士参与,如著名书法家王羲之在公元353年三月三这一天,约了一些朋友去兰亭聚会,大家写了不少诗,王羲之为这些诗作了序,描绘了这一天的盛况,这便是有名的《兰亭集序》。看来这一天既充满了文气又充满了浪漫之气,后来一些地区和一些民族加以发挥和想象,便成了青年男女花前月下相互传情的好日子,充满了诗意。

  江华瑶族的赶鸟节(或曰山歌节),场面很有吸引力,尤其是姑娘们,像是和自然界的红花绿树媲美似的,个个撑着一柄花伞,把山水装点得春光无限,我曾在大型瑶族诗剧《盘王之女》脚本中,对此作过详尽描绘:

  青山绿水间,一群瑶族姑娘撑着花伞,撑出一片明媚春光。她们相互簇拥着、推搡着去歌场对歌。崎岖山道上,一柄柄花伞,像一只只飘飞的蝴蝶,五彩斑斓。

  伞是姑娘们抒写心情的彩笔。时而,她们将伞舞成一个花圃,时而,又舞成一条长龙。她们曾经和父辈一道,用伞去抵御过风雨,可是今天,她们要用手中的伞,去撑出那片属于自己的爱情的天空。

  进入场地,她们迫不及待抢占地势,或蹲,或站,或跻身竹丛,或倚傍青松,热切的目光,不断在山山水水间搜寻,期盼能搜寻到属于自己的爱情。

  终于,后生们成群结队来了,他们也是相互簇拥着,一边吹着芦笙,一边欢快地舞蹈。姑娘们嘻嘻哈哈,用手绢折叠起来去击打他们,后生被击中,不依不饶,顿时场面变得十分活跃。而就在此刻,一位姑娘和一位后生,相依相偎,悄悄地脱离了人群,去了一个僻静处。

  其他人浑然不觉,犹自歌唱着,舞蹈着,忘了空间,忘了时间,忘不了的只有爱情,爱情是他们的一切。

  忽然就有人发现,刚才悄悄离去的那位姑娘和那位后生,此刻正在远处山坡上,紧紧依偎在一柄花伞下,分不清哪位是哪位,他们合二为一了。唯有那柄花伞,成了一只落在花间的彩蝶,两只翅膀,兀自在微微颤动。

  大家看得呆了,难道他们要学那梁山伯与祝英台,双双化作了彩蝶?

  山深林密,爱情在这里没有任何栅栏……

  无论是二月初一还是三月三,都是一个属于歌,属于舞,属于爱情的节日。只不过二月初一多了一项敬鸟的内容。这不仅仅与农事有关,恐怕与远古文化遗存也有关。瑶族先民的迁徙非常复杂,或许他们曾经以鸟为图腾,敬鸟爱鸟已深入骨髓,千百年后,以一种节日的形式表现出来,也未可知。何况鸟以山林为家,瑶族也以山林为家,鸟喜欢歌唱,瑶族也喜欢歌唱,和睦相处得久了,自然会成为朋友。我的家乡也有敬鸟的习俗,二月初一早上起来,弄一些树枝,上面贴上一些糍粑,然后插到屋门口准备播谷种的田里,说是让鸟来吃糍粑,糍粑粘了鸟的嘴,就不会来吃谷种了。我想家乡的这种习俗,或许是受了瑶族的影响?

  由敬鸟而发展为一个关乎情爱的节日,这其实有其久远的历史渊源,古人为了促进农作物丰收,是经常要在田头野外举行一些男女交媾的庆典活动的,古人相信,人类和一切生物的心灵都是相通的,人类的交配和繁殖可以引导农作物的繁殖和增长,这种习俗到春秋时还很兴盛,每临春季,国家就要组织男女去郊外野合,不去者要受到处罚。这种习俗后来虽已湮灭,但一些地方,一些民族,不断地在实践中加以改良,加以充实,至今天,竟然以一种全新的甚至是诗意的形式延续了下来,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惊奇。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可贵的文化延续。

  永州的传统文化沉积,节日中有非常丰富的内容,只要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有很多来自历史深处甚至是茫茫远古的信息。这些信息一直在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它不仅使我们感到愉悦,同时也使我们对每一个日子都充满了敬意。要没有先民们对这些不同节日的刻意安排,或许我们在人生的跋涉中,蓦然回首,会觉得这日子过的了无情趣。譬如我在写这篇文字时,稍不留意,就自顾自陶醉在儿时的乐趣中了。我忆起年少时节,每逢端阳,母亲给我缝的那个香包,父亲用沾着雄黄酒的手指,在我额上画的那个“王”字;我还忆起七月七,母亲为表示自己的心灵手巧,为我们辛辛苦苦做的那碗七样菜;三月三母亲说是蚂蚁子生日,要我去掐蚂蚁子菜(地菜)搁在灶头,这样蚂蚁子就不会在灶台上爬来爬去了;正月十七晚上是老鼠嫁女,母亲要我们早早熄灯睡觉,不要吵闹,然后去把刀剪笸箩收拾好,在门角落撒点碎米,也悄悄陪我们睡下。我不解,自然就要问,老鼠是坏家伙,为什么还要撒米给它吃?母亲说今天是它们的好日子,奖赏一点是该的,不要扫了它们的兴。后来我读到一句前人的话: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这句话活脱就是母亲的写照,母亲的这种包容之心,令我非常感动。老鼠嫁女这个节日其实各地都兴,只是时日不尽相同,心态也是各异。一个“嫁”字,情感内涵其实很复杂,以我的理解,无非是咒其快走的意思,我的家乡有四月八嫁毛虫的习俗,我当年还写过一张纸条贴在门口屋檐下:古历四月八,毛虫今日嫁,嫁到青山里,永世不归家。这里的“嫁”,其实是巴不得它赶快离开,走得越远越好。人有好生之德,但又憎恨老鼠的胡作非为,其纠结心态,于此可见一斑。

  生活就像一条河流,河流必有起伏跌宕,时而会转个弯,形成一片涟漪;时而会下个坡,卷起一堆浪花。若没有这些,这河流就没有生气。这和我们过日子是一个道理。老辈人会打理生活,就把无数个日子分成一些段落,隔不久设计一个兴奋点,这兴奋点就是各类不同的节日。一年时间好长,如若不用一些节日串起来,让人感觉那日子过得水波不兴,好没意思。

  可是我们今人,对一些多姿多彩传统节日早没了兴致,尤其是城里人,简直是敷衍塞责,不当回事情,五月端阳吃粽子,再吃不出文化的内涵;八月中秋吃月饼,却担心血脂会升高。其实节日的滋味,不是用嘴巴能尝得出来的,得用心去体会。

  因为,每个节日都是我们传统文化的一个章节,也是我们悠久历史的一个章节,舍弃了一个章节不读,对我们人生,必定是一个不小的损失,一个人无论活多久,也不能缺了与历史的衔接啊!也不能缺了对历史的记忆啊!

  作者简介:李长廷,男,永州市宁远县人,1940年生,湖南省文联五届、六届委员,湖南省作协四届、五届理事,原永州市文联主席,作品散见于《诗刊》《解放军文艺》《湖南文学》《创作与评论》《飞天》《山西文学》《青年作家》《天涯》《大西南文学》《红岩》《滇池》《花溪》《儿童小说》《巨人》《短篇小说》《小说月刊》《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羊城晚报》等报刊。已出版《苍山·野水.故事》《山居随笔》《文艺湘军百家文库·李长廷卷》。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