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永州站频道 > 正文

永州给人一种永远的美好

——访著名文学理论家、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刘恪
2017-09-02 10:09:19 来源:永州日报 作者:田人 编辑:刘林霞

  刘恪,1953年出生,一级作家,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上世纪八十年代始,作品一直受到关注,被称为新浪漫主义代表、新巴洛克写作典型、中国先锋小说的集大成代表。1980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199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文艺学硕士。1968年参加工作,历任湖南岳阳市钱粮湖农场一中语文教师,水电部水电八局报社记者,《江河文学》总编室主任,地质矿产部《新生界》编辑部主任、执行主编,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城与市》《蓝色雨季》《梦与诗》《寡妇船》和小说集《墙上鱼耳朵》《红帆船》《梦中情人》及理论专著《欲望玫瑰》《词语诗学·空声》《词语诗学·复眼》《耳镜》《现代小说技巧讲堂》《先锋小说技巧讲堂》等600万字。曾两次参加全国作代会,分别有小说翻译成英文、俄文、韩文。

  8月20日至25日,著名文学理论家、中国先锋作家、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刘恪和青年作家、《湖南文学》杂志编辑易清华来我市对潇水流域的人文环境进行考察,作为湖湘文化的重要组成,永州在湖湘文化的深刻格局中有其起源的历史意义。永州境内潇水养育着两岸的六百多万永州人,其祖先在这块方域曾创造了万年前的谷壳与陶片、世界独一无二的女书、比国剧京剧还早几百年的祁剧……这些,都尽显着永州人独尊的气象。因此,永州是大家公认的文化底蕴非常深的地方。

  连日,记者和市文联的同志陪同刘恪一行考察了江华瑶寨、潇水沿岸瑶族人民的生活习俗、盘王殿,江永谢沐城、勾蓝瑶寨、千家峒、浦尾女书村和永道古驿道上的桐口关、回岗古村的山水布局、龙虎关、几段保存完好的古道、古桥,祁阳浯溪碑林,零陵《永州八记》遗迹、潇湘二水汇合点蘋岛,蓝山湘江源野狗岭及广西海洋山。刘恪向记者谈及了他此行的感受,他说:“永州给人一种永远的美好。”永州人把舜帝南巡永州作《南风歌》视为永州文明的开始。随后,娥皇女英这两位中国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帝尧的女儿,姐妹同嫁帝舜为妻。舜南巡狩崩于永州时,娥皇女英不顾路途远险奇而寻至潇水,“以涕洒竹,竹尽斑”而自沉洞庭湖(潇水余波),死而为神,留下了感天动地的经典爱情神话。从此,永州人栖身躬耕于此,缠绵相爱于此,生生不息,续写着辉煌的永州文明。

  刘恪认为,永州从地理和人文上说是伟大的:其“伟大是它作为起源意义,这种起源非单一的,而是神话起源、文化地理起源、瑶族起源并存,这照应了九嶷山、湘江源、千家峒作为起源的道德性。永州应充分认识和发掘这种起源文化,并促使其成为现代生活的重要资源和动力。”

  唐代元结道州为官,路经祁阳辟浯溪,使永州留下了浯溪碑林这一巨大文化遗产;永州山水造就了外域雅士柳宗元鹤立于央央中华文学史;永州人周敦颐以《爱莲说》开启湖湘文化,以《太极图说》被尊为理学鼻祖;瑶族与汉族文明的相互交织,使永州多姿、缤纷。永州三山二水及萌渚岭、都庞岭、越城岭,零陵渔鼓、花鼓戏,祁阳小调,道州龙船,东安武术,冷水滩扎故事等等,地理人文风光十分灿烂。这些被人们认识和发现的伟大自然,这些自然与人文的巧妙结合,刘恪给予了充分肯定,他说:“这方面永州古人做得很好,柳宗元发现山水、周敦颐发现思想、元结发现摩崖石刻文化,人文传统在这里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很扎实的传承,当然最重要的是人文的转换和利用。但是作为湖湘文化的源头,永州更应该加大保护力度,这些文化不可再生,一旦遭到破坏,对湖湘文化造成的损害会很大,将无法弥补。”

  不难发现,永州这些丰富的文明像点点璀璨的星辉,串在潇水这根清幽的绿丝带上。世界需要如此了解永州。刘恪认为。可是世界对永州、尤其是永州人对永州的了解还是散乱的,缺乏宏阔之象。应该重视潇水,用这根主线把厚重的永州历史、人文、军事、政治、经济、习俗等统揽起来,拂开它躲在角落里的、被封存着的尘埃,让世界看清它那绰约风姿。在用文学书写永州广阔深重的历史人文命运时,应该突出永州身上的那种潇水底色,应该突出永州身上的那种丘陵性格,应该突出永州人文精神中的那种独尊气象,从而让人们在一种混乱不堪中看清曾经属于永州的那份荣光。永州日报记者 田人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