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永州站频道 > 正文

散文|贺永景:老谢印象

2017-09-25 09:06:27 来源:红网永州站 作者:贺永景 编辑:周文君


  他的脚有点瘸,生下来就不麻利。扶贫队帮他修路,他说,我自己来,你们不晓得哪里要垫石,哪里要铲土,到处修得一样平,我走起来还是一脚高一脚低嘛。

  他的脑子有点木,说白了就是不开窍。扶贫队劝他搬迁,他说,我不要搬,你们不晓得,这屋前屋后全是宝,随便挖个三锄俩铲,不就捞回了一锅饭一缸酒吗。

  他的心有点大,肚子里有话不好讲。扶贫队给他低保,他说,我不想吃,你们不晓得,我现在吃低保没关系,后辈子没面子呀,人穷总不能穷几辈子几代人吧。

  他,就是老谢,谢解生,住在新田县龙泉镇五柳塘村的一小丘包上。

  老谢长得有点黑,全是太阳晒的。蹲在地里,老伴以为那是她挑出去的牛粪。

  老谢有五个孩子,一个是他儿子,另外四个是他养的黄牛。儿子的脸像他,牛的身子像他。他与牛在一起时,分不清哪个是牛,哪个是他。

  老谢下田里干活,只穿一条裤叉,他的赤裸的肌肤很性感,青涩的稻子害羞了,可穗尖上的芒刺和禾缘上的利齿都主动迎上来,亲得老谢浑身痒痒的,痒到骨里,就是不痛。

  秋分刚过,地里的辣椒叶子快落光了,秃枝上吊着最后一个辣椒,像老谢的眼晴,很小,但很精神。玉米棒子躲进了仓库之后,叶子还守在桔杆上,像老谢挂在屁股上的裤子,有点旧,有点烂,但好像灰尘不多。红薯的藤子已爬满屋后整个山坡,野草的穗子花了吃奶的力气探出头来,隐隐约约,密密麻麻,有灰色,也有白色,似乎在嘲笑老谢的胡子:怎么长得像我啊!最低调的算屋前的大南瓜了,它早已圆硕丰满的身子一直藏在藤下的草丛中,非得等老谢来抱它……

  最近,老谢有点忙,趁着天气好,得赶紧请人把新房子建好。他担心的是,这山上的、田里的庄稼和屋前桔子熟了之后,没有房子放啊!

  不过,有一个问题他还不明白:自家种的桔子明明还是青的,为什么就这么甜呢……

  (作者简介:贺永景,生于1974年,湖南永州人,爱好写作、演讲、书法和摄影。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