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永州站频道 > 正文

10岁被人带到福建莆田 25年后寻到双亲只想多陪陪他们

2017-10-01 13:52:47 来源:红 网 作者:曹伟 编辑:周文君

蒋友幸与母亲相隔25年后再见面。宝贝回家志愿者供图

  10岁离家时他还是个顽皮的少年,25年后再次回到家乡,蒋友幸已经结婚生子,两个子女都已经长成他离家时那般年纪。

  9月29日下午,蒋友幸终于在今年中秋节前夕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永州东安县。他在10岁时被人拐走,并带到福建长大。

  蒋友幸的妻子谢美兰与蒋友幸在同一个家庭长大,同样是被抱养的,她在去年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并鼓励蒋友幸寻找亲生父母。今年9月,蒋友幸在公益组织宝贝回家志愿者帮助下,终于成功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潇湘晨报记者 曹伟 长沙报道

  离家 10岁被熟人带走,两次欲逃跑失败

  蒋友幸今年35岁,在福建莆田已经生活了25年,但实际上他的家乡是千里之外的湖南永州东安县。

  蒋友幸依然记得他离开家乡的那一幕。1991年夏天的一天,家中正值农忙时节,妈妈带着妹妹去了外婆家,爸爸去田里忙农活,他一个人在家玩。

  临近中午,爸爸的朋友、平时被他叫作“干爹”的人来到家中,问他爸爸是否在家。“我说不在,他就问我要不要去他家玩。”蒋友幸说,“干爹”会耍魔术,他当时很喜欢这个人,妹妹也去他家玩过,所以他犹豫一会儿就和这个人出了门。

  “干爹”将其带到东安县城,并在城里过夜,第二天将其交到另一男子手中,称这个人会带他回家。但这名男子带着蒋友幸上了火车,蒋友幸只记得坐了很久,之后到了福建。

  之后十多天里,蒋友幸被这名男子带着去了不同的人家,事后他才想明白这是在寻找买家。“到了别人家,他们就问我叫什么名字,父母叫什么,家是哪里的,我都能答上来。”蒋友幸说,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一直没有被“卖”出去。

  在此期间,他也想过逃跑,一次趁人不备,他偷偷跑了出去。一天没吃没喝,一直往外走,自己感觉已经走了很远,但由于对地形不熟,他又回到了原地,并再次碰到人贩子的邻居,之后被带了回去。

  “他把我带到一个池塘边,不停地将我的头往水里按。”蒋友幸说,那次之后,他再也不敢往外逃走。没过多久,他被带往福建莆田市的一个农家,也就是现在的养父家中。

  养父已经离异,并在之前就收养了一个女儿,比蒋友幸小两岁。在养父家中,蒋友幸再次计划逃跑,但同样的,在外面跑了一天,之后还是被养父的侄儿在街上找到。

  蒋友幸说,自己被找回之后,养父并没有打他,他也开始逐渐适应在新家的生活。

  寻亲 妻子寻亲成功,鼓励他寻找亲生父母

  在养父家中,第一年主要待在家里,后来养父决定将他送到学校读书。

  “他们开始还担心我会跑掉,但最后还是送我去读小学三年级了。”蒋友幸说,自己已经适应了周边环境,也并没有再跑出去,只是还是会非常想家。

  一次在家中看电视,他看到了《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部电影,这部电影他以前看过,妈妈还教他唱这首歌。蒋友幸说,当他再次看到这部电影时,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三天。

  由于自己和妹妹都要上学,养父家中条件一般,在读了一年书后,蒋友幸开始跟着福建家中的堂哥出去打工。

  23岁那年,蒋友幸到了适婚年纪,他和养父的养女谢美兰结婚,并生育了一儿一女。平淡的生活中,找寻亲生父母的念头还是偶尔在脑海中闪过。

  打工时,他曾在一个工友的电话簿上看到东安县的邮编,便买来信封和邮票,写了一封信寄给妈妈,信中他写到自己非常想家,信封的封面上只写了“湖南省永州市东安县”和妈妈的名字。

  2016年,同样从小被抱养的妻子谢美兰也越来越想找到亲生父母,并到公安机关将DNA信息录入打拐DNA库,后来成功比中,找到了在福建宁德的双亲。

  谢美兰多次鼓励丈夫也去寻找自己的至亲,但蒋友幸担心此举会对养父产生刺激。2016年12月,妻子给蒋友幸联系了公益组织宝贝回家,并在网上登记了他的资料。

  蒋友幸还能准确记得父母和妹妹的名字,家乡在东安县,志愿者在湖南交流群内转发相关信息后,核实到在东安县白牙市镇宥江桥村,有一户人家的情况与蒋友幸所说的信息相符。之后,志愿者联系双方采血取样。

  今年8月,好消息终于传来,双方信息比中,东安县白牙市镇宥江桥村的蒋兴凤确实是蒋友幸的亲生父亲。

  团圆 电话第一句妈妈问他“怎么忘记回家了”

  今年9月,蒋友幸从志愿者手中拿到蒋兴凤的电话,立即拨打过去。“爸爸问我之前一些亲戚的情况,我都记得。”蒋友幸说,随后蒋兴凤将电话交给妈妈周兰娇,周兰娇在电话中问他:“你到底去哪里了,你怎么忘记回家了?”听到这句,多年未流泪的蒋友幸泣不成声。

  蒋兴凤回忆,当年儿子失踪时,他一开始以为孩子出去钓青蛙了,也没在意,等到晚上七八点天黑了,却还不见他回来,之后发动所有亲戚在村里寻找,但一无所获,之后他又多次前往附近县市寻找,也没有消息。曾有一次,一名工友在福建莆田看到一个与孩子长得像的人,回来之后便告诉了蒋兴凤,蒋兴凤之后再托人去找时,孩子已经被人带走了。

  直到蒋友幸与他联系后,蒋兴凤才知道孩子当年是被人拐走的。蒋兴凤说,他向公安部门反映这一情况后,公安部门回复,当年拐走孩子的人已经去世了。

  9月29日,蒋友幸从福建坐高铁回到湖南,下午4点多,他在志愿者的陪同下赶到永州东安县的老家中。

  蒋友幸的父母早在家中等待,蒋友幸离家时,他们不过三十多岁,25年过后,爸爸头发已经花白,妈妈在他走后已经精神失常。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刚一下车,屋前的鞭炮声响起,蒋友幸一眼认出来父母,立即走过去抱住他们痛哭,妈妈突然笑了起来,她已经认不出儿子的模样。

  家里的环境没有太多变化,还是那个一层的土砖房,蒋友幸还记得以前在屋前的空地玩耍,只是那个时候的父母,还没有头上的白发。25年逝去,似乎一切都没变,又似乎一切都变了。

  这个中秋,蒋友幸打算先留在东安老家,好好陪陪父母,慢慢弥补那逝去的25年。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