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永州站频道 > 正文

【品读】雅韵千古,你徜徉在文化的气息里

——“大湖之南 文化寻综”湖南市州文化特辑之永州篇
2017-10-04 08:12:06 来源:红 网 作者:张兴诚 编辑:周文君

今日关键词:永州地域文化

  湘江从远古走来,碧浪荡涤着尘埃;潇水向未来奔去,欢歌回荡在天外。

  两条水带绕山丘,穿田涧,百折千回后汇聚于永州萍岛,滋养着这片土地上汇聚的人文气息。从此,“锦绣潇湘”的美名蜚声中外。

  “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

  上下五千年,每座城市都有值得炫耀的独特资本,而在永州,值得炫耀的东西远不止一点。各种文化的交融,五彩斑斓的光芒总让人目不暇接。

  《史记·五帝本纪》载,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是为零陵”。

  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永州古名零陵,即得名于舜葬九嶷。永州历史悠久,曾为秦汉古郡,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永州人便在这片史称蛮荒之地的地方生生不息。因地处楚越之交,自古深受楚越文化的双重影响,大批仁人志士纷沓而至,化育着潇湘文化底蕴深厚,博大精深。虽经年流转,但其2300多年的建城史,依然彪炳千秋。

   

  舜文化

  《史记》所载:“天下明德,皆自虞舜始”。

  “孝感天地、德播人间”。4000多年前舜帝那次流芳百世的的南巡,感古动今!舜帝在永州留下的古老文物,伴随着那些动人的传说,融汇交织成了一个舜文化圈,尤其以孝为核心的道德思想,作为中华民族传统道德文化之源,虽历经沧桑,仍历久弥新,渊远流长。

  陵庙内保存的36方祭碑见证了悠久,参天古木掩映着的石雕述说着历史,透过伟人“九疑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的旷世吟诵,夹杂着那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在流畅和抒情中,历代帝王无不“望祀虞帝于九嶷山”,文人墨客纷至沓来,“帝乡”“道德之乡”的美誉自此声名远播。

  柳学文化

  光阴荏苒,时光转瞬即逝。一个从京城被贬的文人柳宗元的到来,才让这座被舜陵光辉荫庇了几千年的地域从此更加光彩夺目。

  “后先生盖千祀兮,余再逐而浮湘”。

  也许是“悲愤出文豪,苦难出诗人”的缘由吧,柳宗元宿命般地离开长安,途径湘江与汩罗江之处,思古感今,于是写下了《吊屈原文》这篇吊人也自吊的凄苦绝唱。

  南宋文学家汪藻在《永州柳先生祠堂记》中指出:“盖零陵者十年,至今言先生者必曰零陵,言零陵者必曰先生……零陵徒以先生之故,遂名闻天下”。

  柳文化是苦难生活在文学上的表现和升华。“文冠八家”的柳宗元把十年流逐生活和永州的灵秀山水融入血液,倾述于笔端,写下《永州八记》《捕蛇者说》《江雪》等千古文学名篇。漫步于柳子庙,徜徉在柳子街,品读着他数百篇和永州有关的诗文,感悟着他独树一帜的政治理念和哲学思想,捻拾记忆,这里厚重的柳文化底蕴,茁壮成了永州城市人文精神的苍天大树!

  瑶文化

  如果说舜文化和柳文化是一首凄美感人的诗,那么瑶文化就是一本书,一部色彩斑斓的瑶族百科全书。瑶族风情浓郁,其中盘王大歌、瑶族长鼓舞、串春珠、奏铛等歌舞,均入选国家级或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瑶族是永州一个古老的世居民族,瑶民“依山险而居”,登山惟恐不高,入林惟恐不深。“南岭无山不有瑶”,永州有中国瑶族第一县——江华瑶族自治县,曾被费孝通老先生称为“神州瑶都”。

  永州有神秘的瑶族发源地——江永县千家峒,是瑶族祖居地。那些坐落在山水环抱中的瑶族家园,自然风光秀丽,人文古迹悠久,处处弥漫着浓郁的民族文化气息,山水人文,相得益彰,成了华丽的中华文化皇冠上一颗璀璨的明珠。

   

  翰墨文化

  提到悠久的中国文化,自然不能忘记在世界文化艺术宝库中独放异采的书法艺术,而提起书法艺术,岂敢遗漏草圣故里永州。

  书法是汉字书写艺术,也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文化符号。

  去一趟永州,你就会觉得像是走进了一个书法艺术的宝库。一幅幅绵延千载的书世长卷,一卷卷淋漓酣畅的墨宝,自唐宋以来沿袭至今。如江河般绵长,如湖海般宽广,焕发出它特有的翰墨之香,映衬着古城永州在过往的岁月时空中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内涵。

  从古至今,屈指可数的书法大家中,就有两位出自永州,即唐代狂草大师怀素、晚清书法大师何绍基。怀素的狂草艺术达到炉火炖青的地步,后世有“张颠素狂”之称。何绍基书法突破明清时期馆阁体的束缚,“熔铸古人自成一家”,成为晚清书法的一座高峰。

  神秘文化

  1983年,永州一个叫上江圩的地方,因发现一种长菱形文字引起了全世界轰动,这就是江永“女书”。

  相传女书是王母娘娘的幺女瑶姬借用天书改编过来的。传奇女书,她是世界上唯一现存的性别文字——妇女专用文字,从发现之日起就被披上了神秘面纱,作为一种奇异的文化现象,成为千古之谜。

  “女书”是一种独特的文化“化石”,对研究人类文字和文明的起源、女性文化和民族的起源以及文明的发展历程等方面,在人类学、民族学、社会学、语言学、文字学、民俗学、考古学等各个领域,都有重要价值。

  谜一样的永州,谜一样的女书。

  理学文化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千百年来,濂溪先生的励志名言成了历代文人士子的座右铭。

  濂溪是潇水的一条支流,这里也是周敦颐的故乡。濂溪上游有一座岩洞,名曰月岩, 神奇瑰丽,列“道州八景”之首。

  “永南诸岩谁最?道州月岩第一!”明代著明旅游家徐霞客由衷的赞叹穿越千年,仍振聋发聩。据说,濂溪先生曾在月岩读书、静养、悟道。“悟为月岩”,构想出了这个宇宙本体及形成发展的图式。

  周敦颐吸收道家思想和佛学,写下《太极图说》《通书》等著作,提出“无极而太极”的著名哲学命题和“太极而阳,静而阴”的思想,建立起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宇宙生成论,为实现哲学宇宙论与人生观的统一,为强化人的修养提供理论依据。他的哲学思想经程颢、程颐继承发展,到朱熹得集大成,形成一个客观唯心主义思想体系——理学,成为宋元明清四朝的官方哲学。

   

  和文化

  位于永州中腹的阳明山,是一座和谐美丽的千古名山,被称为“灵山福地”,“和”文化的积淀十分深厚。

  清《康熙永州府志》载曰:“山最高,日始自旸谷出,山已明,故谓之阳明焉。”

  这是关于阳明之名的最早记载。作为湘南一带的一大佛家道场,其事佛修道的历史更为久远,在唐宋时期,这里已有寺院与道观。它不仅是一座风光旖旎的自然画山,更是一座光照红尘的宗教圣山。

  阳明山儒、道、佛三教的和谐相处的“和美”景观,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和合文化”一脉相承,契合着人们追求和平的美好愿望,令人流连忘返。

  在永州,还有远古先人遗落在这里的世界上最早的稻谷遗存;还有历代杰士名流,吟诗作赋,打碑刻石而成的中国最大的露天碑林;更有那生生不息的红色文化……虽历尽岁月沧桑,仍历久弥新。

  永州,是有故事、有内涵、有情感的。

  深秋的阳光透过一树的金黄洒向大地,年轮中曾经悠远的时光在岁月转角处浅呤低唱。每一首来自自然的天籁之音,每一个跳跃在厚重文化里的音节,每一次烙刻时光的铿锵,都是历史醉美的回响。跌宕在山谷中,穿梭在云水里,铭刻在湖湘儿女心间。

  永州,在书里,在画里,在流光溢彩的时光里……

  文/张兴诚

    【“品读”专栏2017年第60期(总第114期)】

    往期回顾“大湖之南 文化寻综”系列特辑

  衡阳篇:【品读】雁城之上,有一簇火光丨11月1日

  益阳篇:【品读】码头边,号角与歌声萦绕千年丨11月6日

  怀化篇:【品读】溯回沅水,一曲古歌化万物丨11月13日

    株洲篇:【品读】一抔黄土,难掩谒祖之悠悠丨11月24日

    长沙篇:【品读】长沙一夜,留声机里忆歌厅丨11月27日

    娄底篇:【品读】云土水雾间,感沐山歌圣灵丨12月1日

    湘西篇:【品读】一锤一凿,雕刻巫傩的时光印痕丨12月4日

    岳阳篇:【品读】洞庭楼阁,栏杆拍遍丨9月7日

    湘潭篇:【品读】山巅上,浸润着红色的湖湘丨9月21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