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永州站频道 > 正文

文紫湘:永州之野山水绿

2018-03-08 14:13:21 来源:红网永州站综合 作者:文紫湘 编辑:陈小婷

  关于永州的古诗文,给人印象最深的大概莫过于柳宗元《捕蛇者说》起首一句:“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这句话是相当的惊悚。也不知是一种怎样的毒蛇,竟至于触草木尽死,若被这个蛇咬了,则无药可救,只有死路一条!谁还敢到这个地方去?至于“得(异蛇)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去死肌,杀三虫”,更不是一般人敢想、敢做的。

  所以,提起永州,脑子里闪过“永州之野产异蛇”的句子,那直接的结论就是——永州是个蛮荒之地,遍地毒蛇,未可驻足。应该说,这也不是空穴来风的臆想。地处南岭北麓的永州之野,层峦叠嶂,沟壑纵横,山林间栖息着众多的野生动物种类,柳宗元所描写的“异蛇”——毒蛇时见踪影,人畜死于蛇吻的事件也没有少发生过。只是在“人欲”恶性膨胀、野生动物尽皆葬身饕餮巨口的当下,若一个地方尚有毒蛇出没,没说的,那就是这个地方生态环境保存得好,尚没有受到大规模的人为破坏,尚留有人迹罕至之地。从这个角度来看,永州之野产异蛇真是一件值得可喜可贺的大好事。

  在柳宗元撰写于1200年以前的数百篇永州诗文中,赞美生态之善、生态之美的文字随处可见。著名的《小石潭记》中的一段文字堪称经典:“隔篁竹,闻水声,如鸣珮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澈,影布石上。佁然不动,俶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这方天地是如此的纯净,不但没有给人丝毫的惊悚之感,反而以其稀世之幽美,让人心向往之。

  这就是永州的真实山水,是永州山水的真实之美。

  在另一首入选《唐诗三百首》的《渔翁》诗里,柳宗元咏道:“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渔翁的一声“欸乃”,呼唤出一幅令人心迷情醉的潇湘山水晨景图,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山水绿。而这个“绿”字,无疑让人想起白居易的《忆江南》“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让人想起王安石的名句“春风又绿江南岸”。绿,是一切好山水的普遍特征;绿,是生态之美的象征;绿,是最能诠释大地之美的生动符号。

  山水绿,即是山水美,即是生态美,即是世间之至美。

  永州之野“产异蛇”的前提是——永州之野山水绿。只有山水绿,才会产异蛇。因此,可以把两个名句拆开来重新组合,“永州之野产异蛇”,“欸乃一声山水绿”,把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异蛇”隐藏到绿色山水里去,把那个拗口的“欸乃一声”省略掉,就呈现出这样一个崭新的意境——永州之野山水绿。妙哉,善哉!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