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凡俗入诗 佳作似水——读南蛮诗集《水》

  南蛮的首部诗集《水》(漓江出版社),以“水”为名,集中作品以俗为雅,化熟为新,常中见奇,兴尽为止,蕴蓄丰厚,具有常、奇、远、厚的审美特征,其艺术风格用“水”来形容最为恰当。

  (一)通俗晓畅,平易如水

  清澈、亲和、处低位是水的基本特性。南蛮为人实诚、随和、低调,作诗也从不拿着、端着、掖着,而是如同跟好朋友聊天一般,坦诚、亲切、随意。南蛮认为,“没有任何一种饮料/能超越水”(《孔子》)。《水》中所收作品大都如普通常见而又是生命不可或缺之水,令人喜爱亲近。

  南蛮明确主张“让诗歌大白于天下”。他坚持以平凡心写平凡事,语言形式十分通俗,诗中还引入了大量的俚语、白话。比如“刘邦那鸟人/其实很可怜”(《新霸王别姬》);“天空/一屁股坐在我的阳台上”(《在永州》五十二);“风儿伸出温柔的手/拍她的马屁(《湘江一瞥》)等。胡宗健先生曾言:“朴素,即是南蛮一开始就选定的风格,当然也必将是他最后的风格。”朴素的南蛮往往以俗白的语言来表现哲理内涵。他说:“我的母亲不懂得儒家文化/也不懂得物理学/但我的母亲懂得/把一碗水端平。”(《母亲》)他还说:“我的斧头告诉我/自己的斧头自己珍爱/不要让别人掌握把柄。”(《五岭短章》第19节)在他眼里:“江山是帝王的时装/时装是女人的江山”(《致吴佩慈》);“只有人走错路/路从不走错门”(《东莞观路》);“梦是人生的第二个版本,人生不可没有梦想”(《题月浪汉字书法艺术》)。可以说,南蛮诗中所表现的哲理虽然深刻,但却人人都能懂,人人都愿接受。

  南蛮常以简洁的语言形式表现人人关注的社会问题。他写道:“小区的树木郁郁寡欢/仿佛得了抑郁症/鸟儿不喜欢他们/就像女人不喜欢无精打采的男人”。(《小区的树木》)他代留守儿童立言:“神五神六回来了/神七也回来了/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还不回来/难道广东比太空还远吗”。(《一位留守儿童的心声》)他感慨:“人与人之间\远不如狗与狗那样\气味相投\心领神会。”(《在表叔家做客》)城市建设问题,留守儿童问题、人际关系问题等均为当前中国社会最复杂难解的社会问题,但这些问题到了南蛮笔下却变得简单形象。南蛮很早就爱上了诗歌创作,在诗歌领域浸淫了数十年,熟悉各种诗歌理论,研究过各种诗歌技巧,但他在创作中从不卖弄理论,也从不炫耀技巧,语言形式十分朴素。南蛮喜欢孩子的脸蛋,因为“不世俗/不学院/不宫廷”(《脸》)。他还说:“长出的叶子没有一片是假的/开出的花没有一朵是假的/大自然从不假心假意/它赤诚得像一位不谙世事的孩子”。(《大自然》)南蛮的诗作可谓朴素的形式与真切的情感的有机统一。他所抒发的思想情感,即便再私密,再微妙,再深刻,读者也能很直观地感受到。

  (二)随物赋形,变化如水

  水没有一成不变的形态,或飘舞在空中,或深藏于地下,或长卧于高山,或奔流于原野,或散或聚,或深或浅,变化多端,出人意表。南蛮为人中规中矩,但其诗歌创作却想象丰富,放荡无羁,独出心裁,不按规则出牌。他说:“云是水的梦想/水是云的家乡”(《潇湘七题·潇湘水云》),其诗作常出惊人之语,犹如水之多变,带给人意外之喜。

  南蛮常以人体来写自然。他说:“太阳是圆鼓鼓的乳房/它从黎明的衣衫里喷薄而出”(《黎明的胸口很低》);“珠三角是女性生殖器的象形/她每天都在孕育/每天都在生产”(《珠三角》)。他还说:“三亚是海南的屁股”(《海南行》之六);“点点桃花是春天的乳头”(《桃花集》十七);“月亮是刘邦的睾丸”(《汉代夜生活》)。南蛮常以自然与生活中常见之物写人。在他眼里,“李师师的臀部/是宋朝的沙发”(《周敦颐》);慈禧太后的鼻子“像一朵高粱”(《慈禧太后》)。他将老作家李长廷比作棉花,以形容其质朴而温暖的气质(《李长廷》);他将诗人田人比喻为钉子,以肯定其坚强的精神。乳房、生殖器、乳头等直接与肉体甚至肉欲联系在一起,很俗;沙发、棉花、钉子等与均为实用对象,也很俗。正因为俗,这些对象虽很常见但以往却很少入诗。南蛮拿来一用,就显得别开生面,产生俗中见雅的美学效果。

  南蛮常用百姓熟知的普通事物来表现难以捉摸的艺术美。在他眼里,“月浪的草书象导火线\总想引爆什么”(《月浪草书》);王一丁的书“一个书码就是一担盐”(《我收到王一丁的书》);“西川的诗/是掩体/是地下室”(《致西川》)。他还写道:“那次与王敦权喝酒/红烧猪脚上来了/红烧猪尾也上来了/王敦权说/颜色一样/部位不同/我突然想到王敦权的诗歌/他喜欢用红烧清炖黄焖爆炒等不同手法/烹饪生活的许多部位/”。(《读王敦权诗歌有感》)南蛮还常用百姓熟知的普通对象来表现古人与古典的神韵,他说,孔子和《论语》“是中国文化的肾/”(《在永州》第399节),“杜甫是唐朝的检修工/他的身体是唐朝的工具箱”(《杜甫》)。他还要“砍下太阳的头”,做柳宗元的冠冕(《致柳宗元》)。红烧猪脚作为食品极其常见,食盐、工具箱等在百姓日常生活中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掩体、导火线、砍头等,对于百姓而言,虽难以见到,但相关词汇却常挂在嘴边。这些对象因为太过常见,也因为缺乏诗意,长期被诗人忽视,南蛮一用,道他人之所未道,就产生出常中见新,拙中见巧的艺术效果。

  (三)无远不至,渗流如水

  水没有一成不变的运动形式,或为长河奔流,或为点滴浸渗,或为雾气弥漫,总能到达它想要到达的地方。在纵情奔流之时,它往往可以冲破重重阻碍,一往无前。南蛮曾说:“从今以后/我要像一滴水那样生活与流淌。”(《我的远方叫新疆》)生活中常显憨厚的南蛮一旦投入创作,便诗情洋溢,洒脱尽兴,其作品大多如水之运动,可让人领略到其内在的力量与韧劲。

  对于喜爱的对象,南蛮或是站在不同的角度,或是借助不同的感官,或是天马行空放纵自己的想象,总要反复进行咏唱,一直到完全尽兴为止。他喜欢桃花,就尽情抒写桃花的鲜艳、桃花的芬芳以及桃花的情感与精神,同时也借桃花来写春天、写人情、写世态,写历史、写哲理。收入《水》中的《桃花集》共297节,1188行。似乎他要将整个世界都装入到桃花中。他热爱家乡永州,毫不吝惜自己的笔墨,几乎写遍了永州的山山水水与风土人情。他钟情湘江,将其喻为一本令人百看不厌、回味无穷的书册,先后写下数十首诗,从不同角度书写了阅读湘江的感受。他心中珍藏着一位至高无上的女神——模特柳雯,便以《美神》为题,写下90余节,数百行诗,穷尽赞美之辞。诗人的激情与韧劲确实令人钦敬。

  与古人作诗讲求蕴藉,留有余味不同,南蛮作诗淋漓爽快,有话就说,而且该讲的话一定要讲完,大有不将心中所思、所感和盘托出决不罢休之势。读南蛮的诗,往往感觉他在表情达意已很完整的情况下,余兴未尽,又要拓展思路,另辟蹊径。他的很多作品,删掉几句,甚至几节,依然可以独立成章,而且内涵或许还显得更为含蓄。在《三月的桃花》一诗中,诗人用五行一节,每节表现一个对象的办法,一口气历数了包括他本人在内的永州11位文人与挑花的情感,回环往复,不厌其烦,读者从中删掉任何一节甚至几节,对全诗似乎都不构成大的影响。在《祭天》一诗中,诗人提出,现代人不要轻易否认古人祭天的行为,在无数自然灾害面前,人类应要有敬畏之心,敬畏“比科学本身更重要”。到此,作者完全可以收笔了。但他意犹未尽,又写下20行,呼吁联合国和各国元首举行祭天仪式,表达个人对关于天的祈祷与要求等。从内容上,南蛮的诗作往往同时存在两个甚至多个主题,看似松散,其实颇合起承转合之道,给人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审美感受。

  为了纵情尽兴,南蛮在创作中常用排比手法,而且往往是将类喻与排比结合在一起,穷极个人的想象。他说,唐伟源把石头“像祖宗一样供奉\像父母一样孝敬\像恩人一样报答\像朋友一样款待\像宠物一样饲养”(《唐伟源的石头》)。在《记忆》一诗中,他连写了17个方面的“记住了”,来表现自己小时候“记住了孙中山这个名字”。《想象蓝予在深圳》一诗,每行都用“想象”一词开头,连写了两节共18行,尽情表现了诗人关于特定人物蓝予在深圳生存与精神状态的想象,这些诗作往往能让读者领略到诗人非凡的激情与才华。

  (四)气象万千,蕴含如水

  《水》全书646页,收集南蛮近作414首,捧在手上显得非常厚重。综观集中一首首佳作,很容易想起由无数小溪汇聚成的江河,波光粼粼,气势非凡,蕴涵丰富。

  南蛮诗中所写人物形形色色,有舜帝、老子、孔子、李白、杜甫等先贤豪杰,有李长廷、田人、月浪、文紫湘等文艺界的朋友,有莫言、邵逸夫、宋祖英、容祖儿等名流大腕;此外还有著名运动员、美女模特、企业老板,普通百姓,以及漂泊在外的打工仔、打工妹等。可以说、凡是感动过他的人,都会成为他的抒写对象。南蛮“捧着永州的脸蛋/每天和她谈情说爱”(《永州脸蛋——听柏定国教授策划永州有感》),尽情抒写了永州的名山秀水。不仅如此,诗人还说:“大地啊\你的辽阔\就是我的辽阔。”(《脚印——致月浪》),他幻想着“从湘江出发\沿着水路\走遍全国”(《在永州》一0二),并将诗情带到他足迹能够到达的地方,带到他所向往的地方。在《水》中,人们可以读到新疆、海南、内蒙、贵州、钓鱼岛等不同地名,遍布祖国东南西北。从总体上看,收入《水》的诗作,内容涉及到历史文化、时事政治、农林经贸、饮酒品茶、游山玩水、文艺审美等多个方面,简直是无所不包。就艺术欣赏而言,又涉及到书法、绘画、诗文、音乐、奇石、剪纸、主持等多种形式,足见诗人兴趣之广博,修养之全面。由此我们认为,南蛮是在用诗歌的方式接触世界,观察世界,重塑世界,对于他而言,诗歌创作不仅仅是一种艺术活动,而且还是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自己的生活与思想。他努力将生活中的一切,尤其是自己熟悉的人、事、物、景引入到创作中,使创作生活化;同时又努力将诗引入到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将生活诗化。因而,他在收获创作成果的同时,也实现了自我诗意的生存。

  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南蛮心中始终充溢着爱,对传统、对祖国、对家人、对朋友、对生活、对自然等都是如此。他说:“我是一个多情的人/爱桃花、爱江山、爱美人/我是一个多情的人/爱春天、爱动物、爱苍生/”(《桃花集》第192节)他还说:“我是诗人/我热爱我的祖国/我热爱我的人民/我热爱每寸阳光。”(《我是诗人》)正因为充满爱,感觉到自己的心“像地心,像熔岩一样滚烫”(《美神》八十四),他始终有着无比广阔的艺术视野,洋溢着澎湃的创作激情,并始终坚持以自然、亲切的态度和平易通俗的形式写作;正因为充满爱,他才全身心去拥抱生活,拥抱自然,感觉到“每一片草叶都很神奇”(《每一片草叶都很神奇》),感觉到“春天真好/生活真好/湖南真好/湘江真好/洞庭湖真好/故乡真好/家园真好”(《春天真好——草写于一次会议上》),才有取之不竭的创作材料与创作动力;也正因为充满爱,他的诗作才具有极其丰富的蕴含,才具有感染人、熏陶人、陶冶人的力量。

  (作者周甲辰,湖南科技学院图书馆馆长,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会长)

相关链接

    频道精选

  • 县市区
  • 冷水滩
  • 零陵
  • 祁阳
  • 双牌
  • 东安
  • 道县
  • 江永
  • 江华
  • 宁远
  • 新田
  • 蓝山
  • 金洞
  • 回龙圩
  • 经开区
  • 政务
  • 社会
  • 文旅
  • 公示公告
  • 问政永州
  • 图片
  • 要闻
  • 财富
  • 消费
  • 健康
  • 综合
  • 科教
  • 专题
  • 本网动态
  • 理论视窗
  • 经济
  • 视频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永州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