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李珊支:飞蛾扑火的故事

  日子天天君临。这个夏天的炎热天天君临。

  足不出户。把自己困在四壁苍白的城堡中,做自己孤独的堡主。睁大眼睛,等待黑夜降临。

  夜色就海水一样地漫上来。漫过鞋面。脚底。眼睛。发根。堵住山顶欲响的钟声,淹湿鸟儿欲翔的翅膀。

  这时候的心,就是一块被盐水浸泡良久的海绵。不能承受任何分量。思念。梦想。苦痛。甚至孤单。哪怕它薄如蝉翼。哪怕它轻如绢丝。

  开始被占据。被掠夺。

  爱情的古战场。爱永远是一个常胜将军。目光所及的江山,都纷纷倾倒他黑色的麾靡之下。怎能挽救?

  当诉说一个愿望。当诉说的那个愿望还在心里,你就爬上了那个高高的山顶,坎坎伐檀。圆木。一根根并排而立,挟带森林的气味。当那个愿望还在心里,你就裸露着胸膛为我搭造好那间木房子。

  你知道我心里有一片海。你知道我喜欢把幻觉当作真实。你抱紧我,然后走开。

  你不在的日子,我为木屋添置设备。我看重这些。例如音乐。例如电话。例如床很舒适。有很多书。浪漫的长裙,形状各异的丝巾。过冬的鞋。

  海上的灯塔远不可及。没有星光。你会认得路吗?

  关了灯。坠入纯粹的宁静与黑暗。生长许多欲望的时刻生长着惧怕。情绪浓得犹如一团化不开的脂粉,靥在那儿。音乐,极轻极轻鸣响忧伤,如一只很小很小的虫子,扭动身躯,慢慢从远处孤独地爬来。

  伴随海浪的声音,拨通电话,给那个可以思念可以倾吐心扉的人。

  倾诉。在大部分沉默的时间里,倾听海声。

  穿着美丽的曳地长裙,蜷缩在屋子的一角。宽大的裙裾孔雀尾羽一样占据了大半个房间。

  那么远的一片海,这么近的一片海。就这样在心里潮涨潮落。

  看不见的未来。像落不进海里的星星。海水就是在最平静的时刻,也会把阳光揉碎,把星光揉碎。

  这时有无数的鸟在海上、沙滩上、屋子的周围低低盘旋。

  白天里静躺过的沙岸,那些与肌肤相亲的沙粒,带着混合炙热阳光的体温,夜里又被海水带回到海底。在一万尺以下深深沉陷,与鱼和海花温柔相伴。它们要再等多久才又会被海水带回到沙岸呢?我们还要等多久才又会被命运那张神秘的纸牌带回到那个不再年轻的梦想中去呢?

  我点亮了老渔夫送我的那盏伴他一生的渔灯。渔灯黄黄地亮了。光晕一圈一圈地跳动。无数的飞蛾就飞向那里,不断撞击着灯壁。像一群飞舞在阳光中的尘埃。一生中最壮观而美丽的舞蹈。扑火,毁灭,义无反顾。即便撞向的是那永远被玻璃围困的光明和温暖。

  但只要。那是光明和温暖。

  仿佛总是在诉说那个飞蛾扑火的故事。

  诉说。

  在荒寒中。在流淌中。在风声乍起的瞬间。在灵魂接近孤单单依旧的空旷里。喃喃自语。

  并不断在你游移的目光里,散发淡淡烟草气味的手指间捕捉那一丝如萤火明灭不定的认同。

  我是火吗?你是飞蛾吗?你是火吗?我是飞蛾吗?

  就像在寻找那个毕生的亲人。那个失散了多年的兄弟。用没有语言的往事。用带着惧怕的信心。

  一切都有像来自旧森林那个古老的巫术。造房屋的树木就是来自那有古老巫术的旧森林。你真的不知道。你为了完成我没有说出的心愿,你第一斧头砍下去,咒语就开始围困了我。

  就像是另一个心愿。

  海水敞开它温情激荡的胸膛。咒语就是胸膛里水妖的歌唱。我只能在绵软的沙滩双膝如跪,目光坠入海底。一丝丝游过。迎向惑魅的声音。饱含无奈和创痛。

  哭泣不发出声响。巫妇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把诅咒的绳索甩向我爱的孤独和恐惧。把你鞭笞到很远很远的海岸。

  没有预言。故事的本身就是预言。思念。爱抚。关怀。彼此深入。期望甚至回避永恒。在宿命面前忍耐。避而不谈。

  你难道就那么轻易服从了预言,服从了命定和星相吗?

  你甚至没有拒绝。甚至从故事的开始。

  仙人掌尖厉的芒刺蓄满了伤痛。

  声声不息的海涛顽强地编结一张声音的网。网住我无穷尽的忧伤,鱼儿一样。听天由命。无数夜里。伸出手。幻觉里。触摸一棵茂密的老树高大遒劲的树干。风暴在海的潮汐里,呼吸沉重。钟声在海的上空沉闷地响起。借你的肩膀靠一靠好吗?我爬过那片荒草滩,涉过没有人迹的泥沼,就是为了让你看到我心的荒寒,让你听到流血的殇歌吗?

  海岸线到底有多长?生命到底有多长?

  海水无声地漫上来。尘埃漫上来。岁月漫上来。

  天空终于会冷。

  在雪花曼舞的空间,双臂环抱,于镜前久久地想象温暖。我喜欢把幻觉当作真实,你知道,我总是在水的幻影里才看到天空。

  你心情轻松。你笑,你说闭上眼睛,你就会在我的面前。美丽的谎言。海其实不是真的。我其实找遍了所有湿润的沙滩也看不到一处海。那么你。那么爱。那么等待。那么诉说。

  是真的吗?

  没有光明,没有物质,仅剩下精神的废墟。

  也不是所有的废墟都有能重建家园。作为遗址。作为风景。作为纪念。血永远地流失。痛永远地留存。

  你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大火之后的圆明园。你说回味无穷。如同说一首曲子。谈一幅画。而不是生活。我们没有共同的日子。并且永不会有。

  这颗心永远不等于那颗心。幻觉永远不等于真实。

  你知道在我心里一片海。爱的阳光在海水里播下光芒闪烁的金子。但很多时候。

  金子不是真的。海也不是。

  只在心里,有日月的永远。

  (作者系永州人,现居江苏南京。)

相关链接

    频道精选

  • 县市区
  • 冷水滩
  • 零陵
  • 祁阳
  • 双牌
  • 东安
  • 道县
  • 江永
  • 江华
  • 宁远
  • 新田
  • 蓝山
  • 金洞
  • 回龙圩
  • 经开区
  • 政务
  • 社会
  • 文旅
  • 公示公告
  • 问政永州
  • 图片
  • 要闻
  • 财富
  • 消费
  • 健康
  • 综合
  • 科教
  • 专题
  • 本网动态
  • 理论视窗
  • 经济
  • 视频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永州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