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扶贫手记丨​​​寒夜里的暖心来电

元旦节前的一个晚上,我独自在办公室加班审阅案卷,窗外呼啸的北风裹挟着“米豆子”不停地敲击窗户,试图扰乱我的专注。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掏出一看,是我结对帮扶贫困户杨叔在外务工的儿子打来的。我心里咯噔一下,大晚上的,有什么要紧事吗?会不会是前段时间刚出院的婶子旧病复发了?

来不及多想,我赶忙接通电话,急切地问:“小杨,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张姐,没什么事呢,想到蛮久没跟你联系了,所以打个电话。我这边好冷了,不晓得家里是什么情况?”小杨在电话里问道。

“嗯,家里也蛮冷了,我这会还在办公室加班呢,电炉都开到最大档。”我笑着回答。

“张姐,上次你来我家的时候,我看你脸色有些憔悴,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天气冷,晚上就莫忙工作了,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才是。等我回去过年了,你跟姐夫带上孩子一起来家里吃顿饭好不好?我们全家都很感谢你……”

“不消担心,我身体没什么大碍,等你回来就打电话给我,我一定去。”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哈。张姐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

挂断电话,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眼角不觉的湿润了。这是欣慰的眼泪、高兴的眼泪,这是寒夜里最温暖的关怀。

回忆4年前第一次到小杨家的情景,历历在目。昏暗的屋内,一位老人躺在竹椅上,红肿的脚没有穿鞋,搭靠在木凳上。我进屋热情地叫了声“老叔”,谁料对方爱搭不理,瞟了我一眼,生硬地问:“你是什么人?来搞什么?”

“老叔您好,我是村里扶贫后盾单位县纪委的工作人员,从今往后我就是你家的结对帮扶责任人啦,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跟我说,我一定尽最大努力帮助你们早日脱贫。”我保持着微笑。

“出去出去!我脚疼要休息,不想听你们讲这些,以后不要来吵我…”老叔极不耐烦,不等我的话音落下,就对我下达了逐客令,还吩咐一旁的孙子扯我的衣袖,要把我轰出去。我一时不知所措,只能悻悻地离开。

想到自己第一次到农村独自面对群众做工作,就碰上一个难打交道的“钉子户”,心中失落又彷徨。晚上回到家,心绪难平,晚饭也不想吃,准备拿出手机听听歌。这时,手机屏保上跳出几个闪耀的大字“坚持就是胜利”。瞬间仿佛给我打了一针强心剂,对呀,我是怎么了,把自己的座右铭都忘了,我一定不能放弃,我要用行动感化他们,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像亲人一样。

不久,单位统一安排下村开展春节慰问走访,我准备借此机会跟杨叔好好聊聊,搞清楚之前受挫的原因。

“老叔!婶子!有人在家吗?”来到杨家门前,大门虚掩着,我便朝屋里大喊了几声。

“咦?怎么又是你?你还来做什么?”杨叔颤颤巍巍地过来开门,看到是我,脸色颇为不悦。

“老叔,这不快过年了吗,我特意来看望你和婶子,我可以进来坐坐吗?”见我面带微笑,手里还提着些慰问品,杨叔勉强同意了我进屋。

“老叔,你的脚怎么还是这样?婶子身体还好吧?儿子儿媳都在外面工作吗?”

“问这么多,难道你能帮忙解决?你们当干部的都是一个样,只会做表面功夫!”被杨叔这么一怼,我猛然意识到我不被待见的原因了——人家觉得我们扶贫干部干不了实事!

“老叔,你把你家的难处都和我说说,我一定尽力去解决!”杨叔见我态度诚恳,眼神坚定自信,终于打开了话匣子,竹筒倒豆子般把家里的难处和想法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

我把杨叔说的默默记下,向他详细宣讲了目前的扶贫政策,又跟他拉了会家常,便起身告辞:“老叔,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家的困难我都记着了,这点东西给你和老婶子补补身子。”离开的时候,杨叔竟蹒跚地走出来送我,脸上挂着笑容。

接下来的这些年,我的身影不时出现在杨叔家的房前屋后,就像在农村多了一户“亲戚”。我努力落实扶贫政策,帮二老问医送药,帮小杨待业的妻子到县经开区找工作,帮助小孩享受教育补贴……一桩桩一件件,杨叔一家人看在眼里,心底的冰山也慢慢融化。不知从何时起,来到杨叔家,我的面前有了一杯热茶、一堆水果、一屋欢笑,有了饭桌上小侄女为我盛饭、婶婶为我夹菜,我在厨房帮婶婶洗菜洗碗、忙前忙后,炭火边围坐在一起谈家常,离开时两位老人倚门目送……

4年的结对帮扶时光,我终于用真心换来了这一家人的真情,让我收获了别样的亲情,还有今夜这一声问候和关心。(作者张日华 来自江华瑶族自治县纪委监委)

相关链接

    频道精选

  • 县市区
  • 冷水滩
  • 零陵
  • 祁阳
  • 双牌
  • 东安
  • 道县
  • 江永
  • 江华
  • 宁远
  • 新田
  • 蓝山
  • 金洞
  • 回龙圩
  • 经开区
  • 政务
  • 社会
  • 文旅
  • 公示公告
  • 问政永州
  • 图片
  • 要闻
  • 财富
  • 消费
  • 健康
  • 综合
  • 科教
  • 专题
  • 本网动态
  • 理论视窗
  • 经济
  • 视频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永州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