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江华赵光明:学矿管矿几十年 初心不改 虽远不怠

  江华县安监局主任科员赵光明,这位学矿出身的“老”安监人,从大学起就与矿山结下了不解之缘,从事矿山安全监管工作近三十年,是省级地质、矿山安全管理专家,来看看这些年他与矿山背后的故事。

2016年之前的江华安监局。

  二十二级台阶

  ——记江华县安监局赵光明

  2016年之前的江华安监局,这是一座不起眼的小院落,低矮,拥挤,陈旧。院内,通往办公楼的二十二级台阶,和高大的棕榈树一起,铺成一段镶边的路,延伸入青黑群山上的天际。台阶不远处,小城沱江盘王殿内长鼓巍峨,那里,栖憩着盘王不散的瑶之魂。

  

  1……2……3……

  枯叶带着秋的颜色和落寞,踩上去“擦擦”作响,也碾在赵光明心上。他吃力地挪动双腿,像挪动两根沉甸甸的铅柱。脚下的台阶他走过无数次,没有哪次像今天,似乎远得望不到边际。

  天刚亮。虽是仲秋,却有些凉。除了风,还有什么不停地从心里往外抽,一丝丝一缕缕,生疼。他禁不住打了个颤。这些天他一直这样被疼和冷包围着,即便是烧得红红的火盆,也不觉得温暖。

  晨雾里路灯闪亮,像火盆在他眼前晃动,那个堆满了刺目的纸钱余烬的火盆。

  一个硬硬的东西在胸前的口袋里硌着赵光明。鸡蛋,几天前母亲给的,刚煮好,还温热。赵光明突然想起,母亲养了十几只鸡,却从来不吃鸡蛋,还没来得及问她究竟是不爱吃,还是舍不得。心猛一阵刺痛,再也没机会了,母亲走得太突然,像刚经历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龙卷风,他懵懂得到现在也没回过神来。

  小心地将鸡蛋抵住心口,仿佛母亲的温度,他熟悉和依恋的体温。

  ……20……21……22。

  终于到了。

  推开办公室,文件凌乱地摊在桌上,跟母亲走的那天一样。可他知道,此时的他痛楚、疲惫,萦绕着挥之不去的疑问:母亲身体一直很好,离开的前两天还麻利地自己下厨。她的突然离去究竟为什么?跟正月初十的那次事故有关么?

  赵光明靠着椅背,整理好文件,用力撕下桌上的日历:2011年10月15日。

赵光明与母亲。

  

  像一场循环播放永不停止的电影,那是赵光明最想忘却无法忘却的一天。

  2011年正月初十,公历2月12日。年未尽,沱江还沉浸在热闹里。

  207国道江华境内大路铺段,风雨交加,大雾,沿河处能见度100米。

  晚上9点,大路铺镇石下石场。结束了矿山复产复工前的检查,结果令人满意,返回县城的面包车上,春风仿佛拂上了赵光明和同事们的脸。

  “砰”!一声巨响,车身剧烈摇晃。面包车轮胎爆裂,撞上路边土基,瞬间冲入10多米深的河里。

  “水!车进水了!”

  水沿着裂缝不停渗透!倾斜!!下沉!!!

  “快爬出去!”

  只有爬出去才能活命!惊愕中才反应过来的赵光明狠狠踹着前挡风玻璃。一下、两下、三下……玻璃碎裂,却没有出现他期待的洞,反而在牢固的车膜上织出一张细密的网。可怕的、致命的网!

  没有扳手!赵光明用手玩命地抠出一个洞,仿佛那手指不是连心的骨肉,而是十根坚无不摧的钢插,连着全部希望。

  水刺骨。手钻心的疼,头被玻璃渣刮得鲜血直流,他艰难地游上河岸,大病一场。同行的姚烨肩骨骨折,九级伤残。司机朱海滨,溺水身亡,28岁。

  直到这时,母亲才知道最心疼的小儿子工作如此危险。“光明啊,洗脱了算喽,多回来看我几次。八十多岁的人了,没得几年了。”母亲住在阳华路,离他2公里,对于他这个每天走18公里的徒步达人来说,不过是2400步的距离。

  想到这,赵光明镜片后一片模糊,像起了雾。子欲养而亲不在,陪她的时间太少了,让她担心的时间太多了,她满头霜华,每一根都系着对子女的牵念。

  母亲的离去跟这八个月的忧心忡忡有关么?他不知道,更不敢想。负疚像矿洞顶上随时滚落的巨大石块,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人生就是一次次的选择和放弃,在每一个台阶,弯道,岔路和拐角。

  赵光明不止一次有过离开的机会。

  2004年永州市安监局组建,有意向调他到矿山科工作;长沙的一个安全评价公司,也曾抛出过橄榄枝。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但他知道,若人生可以重来,他依旧会留下,与矿山为伴。

  谁不知道矿山安全监管的艰辛与风险?江华地处湘、粤、桂结合部,均为瑶族自治县或聚集区,“老、少、边、穷”长时间以来一直是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代名词。境内324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山地占了69.1%,42种已探明的矿产,113处矿山,星罗棋布,缀满了苍莽瑶山每一个角落。

  当初为什么没走?

  是沱江水的清冽缠住了情思么?从记事起,那条河就依山蜿蜒,脉脉流淌。夏天提着竹篓,捞小鱼、摸螺蛳、捉螃蟹,有一回被螃蟹夹了脚掉进河里,弄得浑身水一脸泥……一个个片段,像慢镜头时常在他脑海回闪。水底有着好看花纹的卵石;岸边高大枫杨的浓荫里传出的“吱吱”蝉鸣;豸山顶上徐徐的风,吹响凌云塔檐角铃铛的清脆,还有艾叶粑粑的清香、酿豆腐的醇和……这些是翻开的书页,早已牢牢装订成册,陈列在生命记忆的图书馆里,该如何舍弃?

  除了瑶山,他也爱矿山,甘之如饴。

  1984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铀矿地质队的他便和矿山结下了今生的约定,不离不弃,海枯石烂。

  1989年赵光明调回江华,进了县经委。少小离家老大回,这方土地是他魂牵梦萦的家乡,是他心心念念挥洒奋斗和热情的战场。

  经委当时是全县工矿企业的主管部门。因为年轻又懂技术,赵光明成了单位的主力军;之后经委变成经贸委,他还是生产安全两手抓;再后来,2003年县里组建安监局,他是副局长,当仁不让的人选。2005年1月,局里决定他专职分管最危险最辛苦的矿山安全。

  那天,一向支持他的妻问了句:“矿最难管,你可想好了?”

  妻站在床边铺着被子,头垂着,没有看他,声音低低的。

  “嗯。”

  妻迟疑了一下,手轻轻一抖。

  还用想么?他是学矿的,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更有经验。江华太缺少矿山专业人才了,很多人就是蒙头蛮干,如果不把所学用于实践,不啻于犯罪。

  

  赵光明的QQ里有一条日志。

  2004年1月30日,正月初九,下午4时。

  县政府办打来的紧急电话响起:务江乡务江村炭厂组一个已被查封的非法矿洞内,有村民私自采矿引发冒顶事故,2名村民被困洞中已6小时,生死不明,火速救援!

  放下手中的材料,赵光明三步并两步,下台阶时差点踩空滚下去。务江乡距县城20多公里,弯多路窄,隔河而望,换轮渡,翻后山,几乎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赶到事故点。村民救人心切,已有十几个人挤进矿洞,挥动锄头拼命挖坍塌的土石方,根本没发现冒顶部位是断层破碎带,岩石十分松软,如果支护不力,很有可能再次坍塌,将所有的人埋在洞中。

  风声、雨声、脚步声、挖土声、哭声、叫喊声……像一阵汹涌过一阵的海浪,呼啸袭来。

  冷静!一定要冷静!

  事故矿井深150米,冒顶发生在井内110米处,2人被困在115米深以内。赵光明的脑子和眼睛不停转动,雷达般。

  水,洞内有积水!地下矿井最怕透水,可他却心中狂喜,知识和经验告诉他,只要有水,人至少可以支撑五天。

  换做平时,五天不过是茶余饭后谈资转换的最长时限,不过是花前月下倏尔即逝的短短瞬间,在此时却意味着生的希望,意味着无限可能。

  时间就是生命!赵光明当机立断,立即调整救援方案——巷道边根脚处掘小洞,一边掘进一边临时支护。

  请求铜山岭有色金属矿事故应急救援队、市煤矿救护队支援!

  坑木、木板、电筒、灯光源,附近找!

  支护、掘洞、出碴,洞里留三个人,其余全部撤出!

  安排专人观察现场排查隐患,严防次生灾害!

  ……

  像火力全开的马达,赵光明全速运转。

  1月31日11时,正月初十。上午11时。

  矿洞掘进进尺四米,被困村民得救。

  顾不上高兴和休息,赵光明在QQ日记里写下了一段话:“一次事故调动人员上百,开支钱物四五万元,连续救援近三十小时,太划不来了,为什么不能把工作做在前面呢?”

  防重于治!

  那一刻,他突然感到责任重大,重于泰山。

赵光明在企业培训。

  

  赵光明开始频繁出现在安全生产培训班里,工厂、矿山、工地、学校、圩场、林场、田间,到处都是他的课堂。1000多场次的安全课,10万余的培训人次,不为别的,只为了让大家责任心更强一点,安全意识提高一点。

  多一点真不容易啊。

  横塘基钾长石矿位于海拔1200米的姑婆山上,地势险峻,道路崎岖,执法车上不去,只能徒步攀爬,5公里多的山路走下来,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劳工培训、地质灾害排查、隐患排查治理……一年总要去个四五次。

  锦艺矿业公司铜山岭有色矿背后山矿区井口高290米,无机械人车通井底,徒步下井半小时,走上来再一小时。井下树枝状分枝巷道总长20000米,纵横交错,四通八达,检查一次就要花上四五个小时……每次回办公室,那段台阶总是显得特别遥远特别漫长。

  林氏矿业公司、鑫富矿业公司、源鑫矿业公司、核工业七一八矿、玉龙钼矿、桥市乡龙母锰矿、沱江镇洪水冲硫铁矿、大锡乡龙安铁矿、河路口镇恒昌铁矿……走走走,看看看,讲讲讲。一年中,赵光明总有50%以上时间在矿山、工厂生产第一线。他总结出一个门道:既然是走,何不把这当成锻炼,以苦为乐,一举两得?

2015年9月赵光明被评为“中国十大徒步人物”。

  天道酬勤。

  随着大家安全意识一年年提高,遵章守法生产经营的企业一年年增多,江华的安全生产基础一年年变好,工矿企业25年来没有发生过较大以上事故。更让赵光明开心的是,2015年9月,他被评为“中国十大徒步人物”。

  人道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他撒下一粒种子,竟意外结出满园芳华。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赵光明陪同省安监局副局长朱崇洲检查江华石场。

  

  对赵光明来说,2011年的春夏,格外绚丽。

  2011年4月14日。

  赵光明接到通知:湖南省安监局副局长朱崇洲对江华深化非煤矿山整顿关闭专项行动工作情况进行督查,要看露天采石场爆破安全工作亮点,他参与陪同并讲解中深孔爆破技术。

  赵光明陪同省安监局副局长朱崇洲检查江华石场

  “像光明局长这样安监经历特长,具有矿山安全管理专家资格的领导,在全省县区级领导中难找。”他还记得朱局长站在台阶上,话语里满是肯定和鼓励。

  2011年7月22日。

  “湖南省露天矿山中深孔爆破开采技术现场会暨年中工作会”在永州市冷水滩区召开,赵光明做专题技术讲座,时长90分钟。这是他用心研究了两年的新技术,像即将登场的战士,他心中雀跃,仿佛飞来千百只欢唱的百灵。

  换上白衬衣,赵光明神情郑重。这件衣服一直搁在衣柜一角,妻已经熨烫得笔挺整齐。

  走进会场时他有些恍惚,主席台中央红得耀眼浓得夺目,曾几何时那也是他凝视的方向。分不清台下的笑容和掌声来自何人,只觉得必须心无旁骛,圆满完成这庄严且神圣的90分钟。

左为2011年9月《湖南安全与防灾》刊登赵光明论文,右为2014年3月赵光明作为最美基层安监员登上该刊封面。

赵光明所获荣誉。

  2011年9月。

  《湖南安全与防灾杂志》刊出论文《详解中深孔爆破技术》,署名——赵光明。

  清晨的阳光,静静照着小城沱江,也透过小院里的棕榈树,在台阶的石板上洒下一缕缕金黄。戴上安全帽,赵光明走下台阶,步伐坚定,即将奔赴下一个矿山,一下个战场。头顶的一抹鲜红,像火炬在熊熊燃烧,那光亮,胜似朝阳。

  赵光明介绍

  赵光明,男,1963年6月28日出生,共产党员,先后在江华县经委、经贸委、县磷肥厂、县安监局工作,历任过行政、技术负责人;担任过安全科长、企业厂长、经委副主任、县安监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2003年至2016年连任县安监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分别荣获2015年度全国“安全生产先进个人”;2004年度湖南省“安全生产先进个人”;2007年度永州市“安全生产先进个人”;2006年度江华县“安全生产先进个人”;2003年、2007年、2008年、2009年江华县人民政府嘉奖等奖项。

  (作者乐虹,系永州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文学硕士,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潇湘诗社副社长。)

相关链接

    频道精选

  • 县市区
  • 冷水滩
  • 零陵
  • 祁阳
  • 双牌
  • 东安
  • 道县
  • 江永
  • 江华
  • 宁远
  • 新田
  • 蓝山
  • 金洞
  • 回龙圩
  • 经开区
  • 政务
  • 社会
  • 文旅
  • 公示公告
  • 问政永州
  • 图片
  • 要闻
  • 财富
  • 消费
  • 健康
  • 综合
  • 科教
  • 专题
  • 本网动态
  • 理论视窗
  • 经济
  • 视频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永州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