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永州丨赵荣学:沐于永水之沫

置身潇湘之源,沐浴永水之沫,在如此这般的酷暑,是并不奢侈的享受。但凡愿意。

永州之名,得自永山永水,而永水出于又名紫金山的永山,都在古郡永州城郭之南六七十里许,今双牌县境。三十年前刚参加工作,便对永州地名的来历有了兴趣,于是在二十余年前,专门去寻访位于该县永江乡白沙江村西边湾的永山庙。此庙因建于永山山麓而得名,又称赵王庙、张王庙或常山王祠,系当地张姓人祭祀始祖西汉开国功臣张耳所建,始建于明成化五年(1469)。印象里,在永州留存至今的木骨砖墙古建中,永山庙始建年代之早,似乎只有零陵周家大院的老院子(1450)、祁阳潘市李家大院的开山祖屋(1498)、江永桐口的鸣凤楼(1507)、上甘棠的文昌阁(明嘉靖年间)能与其媲美。无奈永山庙年久失修,加之文革时期山门横遭破坏,20世纪80年代耳房倾倒,宝殿屋顶塌陷,复经2008年冰灾和洛湛铁路建设影响,建筑主体几近全毁。所幸庙虽不存,永山之巅螺丝岭仍耸峙林海千寻之上,永江之水宛如玉簪,翠绿萦迴,百里碧透,一路欢声笑语,嬉戏俏皮中绕过双牌县城泷泊,注入清深潇水,有如山野村姑,青葱可人,素颜质朴而康健。永江之水不事雕饰的美,人要不被打动,那确乎不是真的。

所以我是喜欢永江之水的。曾经带着家小,顺山道弯弯,一路逆永水而上,过永江乡,抵何家洞,看龙洞后湖高山艺术园,吃土鸡山笋野味,而后翻越零陵云母溪万亩竹海,颠簸崎岖便道,下到何仙观,活生生磨损了一台新车的四个轮子和刹车片。青山一程,碧水一程,山花鸟鸣一程,竹海林泉一程,乏累紧张之余,倘若说何谓舒爽,何谓惬意,非永江永水之旅莫属。

而幻想投身永江之中,沐于永水之沫,则是今生心底期盼。七八年前的一个春节,我们携妇将雏的偌大家族十余口人,刻意经停山城泷泊。一家老小糜集双牌水库坝下不远处的永江入潇处,但见漫江碧透,河面开阔,水中绿洲有奇木嘉树;环顾周遭,山朗气清,阳光温热和煦。大家戏水闹腾之余,无论年岁,都在雀跃中打起了水漂。刚刚汇入潇水的永江之水,被次第飞出的小石子激起浪花和涟漪,又似乎被跳动的石子穿针引线、穿透缀连,当下的我,是狠狠地发了一阵楞的,浮想联翩。有胆大的按捺不住水性,竟然想宽衣解带,跳入一河碧水中。待赤足入水试探,浸冷刺骨,幽寒袭人,惊呼中跳上岸来,引来一阵欢笑。

近年来,山城泷泊的城市建设颇有改观。环永江潇水岸线和双牌水库上下游,规划建设潇水湿地公园,打造国际慢城。拉通沿河道路,防洪堤兼景观步道一并建成,汉白玉和青石栏杆一路延展。水景小区江景楼盘如雨后春笋,仿佛在一夜之间拔地而起,县城品质活力日益彰显,市民获得感和幸福指数实质攀升,周边和域外宾朋前往旅游休闲观光的也逐渐多了起来。慕名之下,我曾不时呼朋引伴,利用节假日来一场说去就去的双牌之游。春和景明之时,看泷泊绿洲之上白鹭翱翔。夏日炎炎之时,避走双牌感受山城的凉风送爽。而秋阳照耀时候平福头的满山红叶,装满了单反相机里的储存卡,冬至时分的牙山羊肉,大快了我等案牍劳形之后的朵颐。

而最让人着迷的,自然还是泷泊的一江好水,曾经无数次地引发我的冲动,要噗通跳下,畅游几个来回。只是湿地公园建设的需要,已禁渔禁泳,遗憾之余,惟有在梦的边缘作些玄想:青云之下,绿波之上,晨曦荡漾或落霞余晖之中,汤沐于永水潇水之沫,浮游于白浪碧涛之腹,潜泳于静水流深之处,泅渡于潮来潮去之间。可以仰望高天深蓝、体触游鱼穿梭,还能侧吸山城清气、俯觅水底乾坤。水花飞溅之间,如龙播风雨,鳌兴瑞祥,周身舒展,筋骨通达,吐纳自如,消暑去乏,怎一个畅快了得......

明月如钩,照我窗台,不由搁笔。

意犹未尽于8月6日子夜时分。

——赵荣学

相关链接

    频道精选

  • 县市区
  • 冷水滩
  • 零陵
  • 祁阳
  • 双牌
  • 东安
  • 道县
  • 江永
  • 江华
  • 宁远
  • 新田
  • 蓝山
  • 金洞
  • 回龙圩
  • 经开区
  • 政务
  • 社会
  • 文旅
  • 公示公告
  • 问政永州
  • 图片
  • 要闻
  • 财富
  • 消费
  • 健康
  • 综合
  • 科教
  • 专题
  • 本网动态
  • 理论视窗
  • 经济
  • 视频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永州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