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永州丨李长廷:送瓜

送瓜作为一种陋习,早已遭自然淘汰。但是最近乡下来了一位农民朋友,说起他的村中,原本和睦相处的两户人家,因了一次送瓜,差点动了干戈。我听后顿时满头雾水,惶惑迷惘之中,不知说什么才好。

所谓送瓜,有的地方叫送太子,也就是送彩头的意思。村里有女子怀孕了,肚子现身了,如若她家的人缘好,就有人乘兴给她家送瓜。送瓜的目的,无非是投其所好,希望借助送瓜,能遂了她的心愿,生一个儿子。中国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于此可见一斑。

我年少时,曾参与过几次送瓜。送瓜是一定要邀男孩子参加的,女孩子则不受欢迎。男孩子好玩,也乐意参加这样的活动。在他们眼中,这应该是一种游戏,与玩岩鹰捉小鸡或躲摸摸,并无本质上的区别。

送瓜的“瓜”,其实就是普通南瓜。南瓜中有一种枕头瓜,长长大大如枕头,将它两头稍做修整,直立起来,就像个孩子。这种瓜要预先物色,物色好之后,并不去张扬,待月上柳梢头,就悄悄地摘了回家备用。这种行为,其实说得确切一点,应该算得上是“偷盗”。奇怪的是,虽然算得上是“偷盗”,却为人人所理解。尤其是瓜的主人,当她或他发现瓜被人摘走之后,只要打听到先天晚上有人送过瓜,她或他就不会再去声张,得宽容处且宽容,丝毫没有必要去为这种事愤愤不平。我的这位农民朋友所说两户人家因送瓜差点动干戈一事,我猜想一定是在“偷瓜”这个环节上出了问题。同样一件事情,时代背景不同,人们对它的态度也就截然不同。彼时去“偷瓜”,人们不仅不认为是偷,反认为是美事一桩,心理上乐意接受;此时去“偷瓜”,因为时过境迁,绝大多数人已不知“送瓜”为怎样一个事件,有些人虽听说过,却不能够理解,所谓彼一时也,此一时也,心理上自然就不能够接受。送瓜?送什么瓜?分明是行窃!于是理所当然要讨个说法,弄得不好,动干戈也不是不可能。这两户人家闹纠纷,对他们两家来说,当然不是好事,但从整体来看,又未尝不是好事。因为一件事情,已经得不到大多数人的认知,这件事情离消亡也就不远了。

话似乎扯远了,现在还是回到正题上来。瓜被“偷窃”回来以后,视其形状,需要进行一些必要的处理加工,即在其顶部凿一个洞,尽可能将瓜瓤掏空,然后在瓜内灌上水。瓜的下部还得再凿一个洞——如果瓜是一个孩子,这个洞的位置该在其小腹的下面,洞口则安装一颗长长的辣椒。自然,辣椒也是掏空了的,到时把辣椒的尾部剪开,瓜内的水就可通过长长的辣椒流泻出来。交代到这里,我想事情已经再清楚不过了,瓜是个孩子,而且是个男孩子,辣椒就是男孩子的鸟鸟,水从辣椒里流泻出来,实际就是象征孩子在尿尿。

制作工程至此完成,下一步就是“送瓜”的正剧开场了。送瓜必定是在晚上进行,而且一般是在秋天的晚上,从时间上讲,很适宜于八九十来岁的少年参与。送瓜的队伍虽然不是很庞大,但因为沿途要放些鞭炮以造声势,所以场面看上去很是热闹,在农村,如得一个小小节日。队伍到得主人的家,主人自然是热情恭候,还摆上一桌茶果,以示招待。但送瓜的队伍,此刻还顾不上去青睐茶果,他们一直要走到主人的卧室,将瓜端端正正搁在崭新的被褥上,然后由节目主持人操剪刀,将辣椒尾部剪去一小截,于是就有水流泻出来,这时人们就齐声欢呼:尿尿了!尿尿了!被褥顷刻被“尿”湿一大片,但主人并不在乎,她此刻大约正沉浸在一种想象的喜得贵子的幸福之中,满脸的惬意与亢奋。接下来,主持人还有一个近似画龙点睛的节目,这就是叽哩呱啦念一段《送太子歌》,什么“观音送子入洞房,必是天上紫薇郎……”冗长而枯燥,孩子们对此毫无兴趣,未等完毕,就围向了摆满了茶果的桌边,似乎这才是他们送瓜的目的。主人见状,就每人给一把糖粒子或花生果子什么的,以示酬谢。孩子们得了糖果,喜滋滋四处蹦跳而去,留下一些婆婆姥姥、大妈大婶,则正正经经围坐一席,一边品尝茶果,一边谈一些永远也谈不完的有关生儿育女的话题。

那么些年,我心中总有一个疑问:送过瓜的人家,是否就真的产了“太子”?据我的观察,其实未必。但人们对此好像并不是很介意,不管应验与否,瓜还是年年都有人送,似乎这是一项约定俗成的保留节目。后来我仔细想想,这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奇怪,譬如求神,哪里就能够应验?你不应验我不应验,大家还是照样去求,且乐此不疲,人们的目的,大约是要求得到一点心理上的暂时安慰吧。

我的这位农民朋友文化层次比较高,他说送瓜这类习俗,其实早就被唾弃了的,谁知这几年又有人翻箱倒柜,把它弄出来,当作闹剧,在村中上演,实在不是好事。我开始听到这件事,确乎有点忧虑,但马上就释然了。我劝这位朋友说,你尽管放心,如今的农民,思想观念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尤其是年轻人,我不相信他们会信这一套。这位朋友听到这里,立刻就振奋了,他说,果然年轻人是不信这一套的,有一对年轻夫妇,刚从广东打工回来,妻子怀孕了,有人要去送瓜,被他一口回绝:吃饱了撑的,我才不信那一套!弄得送瓜人一脸的尴尬。老乡说完一声朗笑,我也回他一声朗笑。

笑过之后,我忽然觉得,我们这一辈的儿时岁月,是多么的值得追忆。即使像送瓜这类事件,虽为陋习,而且已成为历史,但还是值得仔细去回想,因为它毕竟是我们民族的一个重要文化过程。这个文化过程,现在回想起来,比当年的一小把糖果的滋味恐怕要浓烈得多呢。

相关链接

    频道精选

  • 县市区
  • 冷水滩
  • 零陵
  • 祁阳
  • 双牌
  • 东安
  • 道县
  • 江永
  • 江华
  • 宁远
  • 新田
  • 蓝山
  • 金洞
  • 回龙圩
  • 经开区
  • 政务
  • 社会
  • 文旅
  • 公示公告
  • 问政永州
  • 图片
  • 要闻
  • 财富
  • 消费
  • 健康
  • 综合
  • 科教
  • 专题
  • 本网动态
  • 理论视窗
  • 经济
  • 视频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永州站首页